笔趣楼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重生九零小财主 > 第719章大结局

第719章大结局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焦素梅见她这样子,整个人还有有些狐疑,“你不知道?”
  
  霎那间,整个咖啡厅的空气都冷了下来。
  
  从咖啡厅出来后,俞清清开着车,想要赶去见一个人,在路口等红灯时,她恍然瞥见路口大荧幕上正在播报的新闻。
  
  “据悉,近日袁氏集团由于资金原因,已经被神秘男子收购……”
  
  看着上面的新闻,她的眸光淡淡,心底却是波涛汹涌。
  
  车开到小区门口,她又靠边停了下来。
  
  现在就算是去询问,也没有什么意思。
  
  或许,只是商业需求的原因?
  
  她正打算掉头离开时,却忽然瞥见一辆救护车正从小区里出来。
  
  错开视线后,俞清清掉头离开。
  
  袁氏企业被收购的消息在锦城掀起了大风大雨,霸占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头条。
  
  俞清清没有去关注那些事情。
  
  她大部分时间都在驻颜公司的实验室里研究新产品。
  
  自从驻颜在p国打开了销路后,基本上在国际上都打开了路子。
  
  驻颜在国外的价格比在国内的价格还要更高,从全世界的销量来说,她一天的收入比起去年一个月的收入还要多,更是在富豪榜上名列前茅,成为了国内排名第一的女富豪。
  
  时间一晃,已是过年前后。
  
  在这几天,驻颜推出了新款过年送礼套装,再配着四季同款颜色的服饰,广告基本霸占了各个电视频道。
  
  大年三十这天,全公司放假。
  
  俞清清就在锦城没有离开。
  
  过年过节回去要应付很多人和事,她没有那么多心情。
  
  大年三十的下午,她在俞泽华和蔡玉兰夫妇的盛情邀请下过去吃了个团圆饭。
  
  他们的玉石公司现在也发展起来了,原来的那个自己在学习之余也会去公司里帮忙,好在,彻底没看见康益的身影了。
  
  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看似很美满,却好似又少了点什么。
  
  团圆饭后,她刚从饭店里走出来,就见一道沧桑的身影站在门口。
  
  是袁立祥。
  
  袁立祥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头发白了不少,穿着虽然整洁,但却少了以往的气势。
  
  两人平静的走在路上。
  
  一到过年,平时熙熙攘攘的锦城就显的有些空旷了起来。
  
  虽然路边到处都挂着红灯笼,但他们两个人看起来莫名的显得有些冷清。
  
  “恭喜你,年纪轻轻,事业有成。”是袁立祥先开的口。
  
  他似欣慰,似叹息,至于别的,不必多说。
  
  俞清清默了默。
  
  袁氏现在已经易了主,她听说过消息,袁氏没落了,还欠了不少钱。
  
  “你需要多少钱?”她问。
  
  当初驻颜开业,他来支持过,现在就算是还个情,以后也互不相欠。
  
  袁立祥一愣,然后有些错愕的看着她,“你说要借钱给我?”
  
  “当初你帮了我,现在我帮你,相互抵消。”
  
  “不必。”
  
  他摇了摇头,扯着嘴角笑了笑。
  
  自从破产后,昔日那些好友全都避而不见,在这个时候她能主动愿意提出要给他钱的,已经让他觉得足够了。
  
  “我来找你,不是想找你借钱,袁氏能有现在这个结果,也是咎由自取。”
  
  他知道动手的人是谁,也知道缘由,甚至在袁氏面临危机时,他都没有任何抵抗。
  
  他早就不想活在焦家一手遮天的生活了。
  
  “我来找你,只是想跟你道个歉,跟你母亲道个歉,当初是我对不起她,害得她在穷乡僻壤惨死,现在就这样吧,我只希望你能的越过越好。”
  
  听着袁立祥的话,俞清清只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迟来的道歉,她根本不需要。
  
  但看着眼前不再年轻的男人,她也没有泼他冷水。
  
  “陶时深是个不错的男人,有责任、有担当,他最近有没有来找过你?”
  
  见她依旧沉默,袁立祥叹了一口气,说:“也是,他最近抽不开身,听说她母亲心脏病十几年也没发作过,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前段时间忽然复发,听说病危,现在还在医院里没出来……”
  
  听到这话,原本神色淡淡的俞清清一怔。
  
  “听说就在人民医院里,你要是有空可以去看看。”
  
  袁立祥见她这神情,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在他走后,俞清清在原地站了许久许久。
  
  最后,她还是转了方向,去了医院。
  
  夜已深,外面的天空到处都有烟花在天空中爆炸。
  
  俞清清在护士的告知下,上了住院部。
  
  vip病房门口。
  
  走廊里一片安静,一个人影也没有。
  
  她站在门口,有些犹豫。
  
  过来也不过是临时决意,没有带礼品,甚至连该怎么说话都没想好。
  
  想了半天,她还是迈着步子,打算离开。
  
  刚走没两步,身后忽然想起了一道沉稳的声音,“清清。”
  
  他的声音似乎有些沉重,之前她回锦城时,他还没有什么。
  
  或者说,是从那晚他有急事离开,就是因为他母亲生病的缘故?
  
  难怪之后一直没有他的消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