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重生九零小财主 > 第719章大结局

第719章大结局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这一瞬间,她的脑子里已经闪过了不少片段。
  
  “要不要进去坐坐?”他征求着她的意思。
  
  俞清清看着他俊朗的面孔上已经冒出了胡茬,整个人看着都有些沧桑。
  
  这哪里是以前那个气宇轩昂的男人。
  
  在这一刻,她心里隐隐的有些发涩。
  
  病房里很安静,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药味。
  
  之前嚣张又泼辣的女人,现在正闭着眼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阖,皮肤发白,嘴唇没有一丝血色,还戴着氧气罩……
  
  就这样的情况,怕是还在危险期。
  
  俞清清眉头紧锁,上前去把上了她的手腕。
  
  她的脉搏情况不怎么好,过了好一会儿,她站起身,走到了他面前。
  
  “医生怎么说?”
  
  “时日不多。”
  
  陶时深微垂着眼,眸色暗淡,整个人看着都有些颓然。
  
  俞清清知道,心脏病的人受不得刺激。
  
  袁立祥说她十多年前就有心脏病……
  
  之前,她从未听人说起过。
  
  即使是在这种时候,他也从未想要告知她……
  
  一时间,以前许多事情反反复复的在脑海里回现。
  
  许久过后,她想,他一直以来,怕是都不好过吧。
  
  “你母亲现在平日精神怎么样?”她问道。
  
  “睡多醒少,很少吃饭,靠药物维持。”
  
  这一个多月以来,情况愈发严重。
  
  俞清清沉默片刻,看向他,问道:“你相信我吗?”
  
  “我从来都信你。”
  
  “那好,你先出去半个小时,你的母亲,交给我。”她说这话,声音虽然很轻,但却掷地有声。
  
  陶时深只是看了看她,转过身就走了出去,还带上了门。
  
  在门关上的时候,俞清清随手从空间里拿出了银针包,然后掀开了陶母的上衣,紧接着,她快速的捏着银针,一根根的没入了关键的穴位。
  
  心脏病不好治,即使在未来医学发达的情况下,想要治愈也基本没有可能。
  
  但她可以延长她的寿命,让她的身体好转起来。
  
  银针扎下去的的十分钟后,戴着氧气罩的人忽然轻咳了两声,睁开了眼。
  
  她看见俞清清时,眼里也没有惊讶,更没有什么多余的神情。
  
  俞清清和她对视着。
  
  她没想到,不过是短短一两年的时间,之前嚣张无比的人,现在就以这种形式面对面的看着对方。
  
  见她动手想要扯掉氧气罩,俞清清按住了她的手,在帮她取下时,顺口说:“我在给你针灸,不宜乱动。”
  
  “没想到,还能活着再见到你。”
  
  陶母说话的语气很平缓,语速有点慢,但没有了以往针锋相对的味道。
  
  俞清清只是看着她,没有应答。
  
  “我知道,我要死了。”
  
  她叹了一口气,继续缓缓的说:“我这五十多年,经历过太多的事了,我吃过苦、受过穷,我知道穷人的心里都是怎么样的,很抱歉,我一直把你当成了那种人。”
  
  说到此处,陶母轻咳了一阵。
  
  “我一直都想当面跟你说声对不起,还好,我还有机会。”
  
  她忽而笑了笑,那双无神的眼睛看着竟然有些许温柔,“我也想通了,一个人一辈子只有一次,他既然认定了你,我也不该在从中阻拦,这么些年,因为担忧我的病情,他一直都很难做,你放心,他和月月没有一点关系,这些年,是我耽误你们了。”
  
  俞清清依旧没有说话。
  
  “清清,我希望等我死后,你能和他解开心结,携手过一辈子,他从未放下过你。”
  
  “你暂时不会死。”她淡淡的说。
  
  陶母缓缓的摇了摇头,道:“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我现在唯一夙愿,就是希望我儿子可以幸福一辈子,我不想让他独自一人过一辈子。”
  
  陶母的语气里是浓浓的担忧。
  
  她知道自己儿子的脾气,如果那个人不是俞清清,他这辈子都只会一个人。
  
  “丫头,你还爱他吗?”陶母望着她,神色看着有些卑微。
  
  俞清清没回答,只是伸手拔下了她身上的银针,放回了银针包里。
  
  “你现在的情绪不宜有波动,以后我每天都会定时过来给你施针。”
  
  说着,她将她的衣服拉了下来。
  
  陶母却是抓着她的手,目光里满是殷切,“以后每天都来吗?那你愿意给我和我儿子一次机会吗?”
  
  “你现在身体要紧。”
  
  俞清清给她盖好了被子,然后起身离开。
  
  刚出了病房门,就见陶时深高大颀长的身影站在门口,那双深邃如海的眸子正凝望着她。
  
  走廊里格外安静,两人对视着,仿佛天地间只剩了他们。
  
  沉默了许久,他道:“你要回去吗?我送你。”
  
  “陶时深。”她看着他,忽然喊道。
  
  他也同样注视着她,道:“我在。”
  
  “陶时深。”
  
  “我在。”
  
  “陶时深。”
  
  “我一直都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