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拾箸记 > 第二十一章 玫瑰粽子糖 上

第二十一章 玫瑰粽子糖 上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永定桥方向出事前,六安正在桥南街上一家茶楼顶层的隔间外伺候着自家大人和另外两位贵人。石桥方向传来的惊叫声一响,立即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六安从门里出来,问守在门外的人:“外面出了什么事?”
  
  三七和另外两位贵人的侍卫道:“永定桥那边出了事,现在乱了起来。”
  
  六安一回屋,就见到自家大人和另外两位贵人在窗口处远眺。
  
  不等他通禀情况,其中一位道:“那边怕是人太多,起了乱子。”
  
  沈端砚沉吟片刻道:“我们下去看看。”
  
  另一位轻笑道:“沈大人还是在这里稍坐片刻,你不通武功,下面这样乱,这会去非但帮不上什么忙,万一出了岔子,只怕你这两名随从担待不起。”
  
  沈端砚眉头一皱:“既然如此,我让人再去五城兵马司通报,其余的就有劳世子和将军了。”
  
  这屋中的另外两位不是别人,正是先前何清沅远远见到过的卫国公世子和定远将军二人。
  
  卫国公世子如今不过年方弱冠,人生得面如冠玉,眉如刀刻,目如寒星,薄唇边带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笑意,不见半分少年意气,只见阴柔莫测。他身着一袭华贵的紫衣,斜倚在窗边,摘下腰间悬挂的令牌,扔给进来的侍卫:“去五城兵马司找人过来,要快。”
  
  那侍卫双手捧住令牌,忙不迭下了楼去。
  
  另一边的定远将军看着远处的混乱,眉头一拧,沉声道:“只怕这不是意外,而是另有歹人从中作祟。待我等先下去查探一番。”
  
  沈端砚正要说什么,旁边的卫国公世子懒洋洋道:“你们几个留在这里守好沈大人,我们先下去看看情况。”
  
  他说话的口吻十分带着一贯的轻慢,虽说明知道这位贵人对谁都是这份态度,六安心里未免也有些恼,哪怕他是卫国公世子,凭什么用这副态度跟自家大人说话,大人乃是正经科举考出来的当朝首辅,这靠着祖荫的小子也配越过大人来指手画脚。
  
  呸。
  
  想归这么想,六安还是恭敬地等着自家大人的话。
  
  沈端砚看了他一眼,对卫国公世子道:“那就有劳世子了。”
  
  卫国公世子挑眉道:“这倒不必谢。今日所说之事,我们改日有空再谈。”
  
  说着他就径直出了门。
  
  定远将军倒是一抱拳,对沈端砚道:“告辞。”
  
  待二人走后,沈端砚仍站在窗边远眺,神情凝重。
  
  沈端砚虽非习武之人,但目力极好。他站在茶楼顶层,从窗户上远远地看到桥上的情况,不由得眉头紧皱:“三七,你也下去看看情况,若是能救人,妇孺老幼,能救几个算几个。”
  
  三七抬眼一看,便见到桥栏吊着许多人,便应声下来,连忙向永定桥方向赶去。
  
  他本是沈端砚的贴身护卫,有功夫在身,虽然人流汹涌,但仗着身法自如,很快就接近了桥头。说来也巧,他一打眼就看到了桥上摇摇欲坠的何清沅,一眼就认出了是府里的丫鬟,急忙上去救人。
  
  待把人拉下,三七开始发愁。
  
  他虽然木讷,但也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虽说他功夫不错,但眼下这人挨人人挤人的状况,他虽然功夫好,但要把何清沅一个大活人带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会也顾不上什么男女大防了,三七伸出一只胳膊递给何清沅:“何姑娘,跟我走。”
  
  虽然眼前这年轻男子面目陌生,但何清沅听出来这正是之前拦过她路,又找她要过络子的那位管事,当即大叫道:“别管我,那边!那边有拐子!”
  
  三七听了,顺着何清沅指过去的方向看了,果然看见一个灰衣汉子怀里抱着一个孩子。
  
  他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听了何清沅的话,转头向着那灰衣男子那里奋力挤去。
  
  和身小体弱的何清沅不同,三七很快就接近了灰衣男子的身后。
  
  他出来身着便装,又生得其貌不扬,假作被人群挤到了灰衣汉子的身后。
  
  灰衣汉子很是警觉,一察觉到有人在他身后,立即扭头抱着孩子就往另一边去了。
  
  还没走出两步,灰衣男子只觉大臂传来一阵剧痛,劲道一松,怀里的孩子转瞬之间就被人夺走了。他又惊又怒,转头见了三七,伸手就要来抢。
  
  灰衣男子闷哼一声,眼前一黑,喉头一甜,竟然被这一击冲撞得整个人后退了十来步,撞得身后的人撞退了一大片。
  
  他的同伙们翻手掏出袖中藏着的匕首,纷纷试图拨开身边的人群,凑上来围住三七。
  
  三七抱紧怀中的小女孩,借着周围人流的混乱冲撞之力一直退到了桥边,足尖往桥栏上一蹬,在众目睽睽之下施展轻功,借着人群之力向着桥南的茶馆去了。
  
  何清沅这才松了口气,冷风一吹,脑子这才清醒下来,一边看着人群中那些人的体貌特征,一边思索着怎样快速摆脱眼前的境地。
  
  那一伙人见同伙丢了目标,气得咬牙,但他们的功夫粗浅,看着能飞檐走壁的三七无可奈何,只能收手。
  
  他们心知再耽搁下去,一旦五城兵马司来人把人群疏散开来,他们无法脱身,情势就会急转直下。万一再被抓住,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几个人交换了一下颜色,二话不说,一头钻入人群。
  
  他们本身就是普通的百姓打扮,五官又生得平凡,这样一挤进人群里,犹如一滴水珠汇入了江河。哪怕是旁边远远看着的何清沅,很快都分辨不清楚人群中哪一张面孔是刚才那伙人了。不过她也没什么心情关注那些人了,因为眼前她就遇上了大麻烦。
  
  那伙人绝大多数都急于逃命去了,只有刚才那个一眼看到了何清沅的疤脸男子,竟然径直推开四周的人,向着何清沅这边过来了。
  
  糟了!对方这是想杀人灭口!
  
  何清沅心神一凛,顾不上许多,当即向着另一个方向奋力挤去。
  
  这人来人往的,简直是绝佳的屏障。一旦被那疤脸汉子近身,只怕她悄无声息地被人杀死了都没人知道。
  
  然而这会的人群已经密不透风,人人肩挨着肩,在她身前拦成了一道铜墙铁壁。饶是何清沅身形娇小,怎么也撞不开前面人的肩膀。眼看着疤脸男子离得越来越近,她心中焦急,额头上出了一层汗珠。
  
  何清沅一咬牙,正打算整个人蹲下身子来钻入人群中搏一回,另一边肩膀已经被人抓在手中。她猛一回头,见来得是之前的三七,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三七闷声道:“何姑娘!得罪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