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拾箸记 > 第三十章 什锦点心

第三十章 什锦点心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日永定桥的变故究竟因何而起,审问过后都没有弄清楚。
  
  桥南桥北的混乱几乎一同发生,也分不清是哪边先出了岔子,这才引发了踩踏事故。
  
  至于永定桥坍塌,那只能说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
  
  永定桥本身便是前朝所建,在京城已经屹立了数百年。事后工部的人连夜去永定桥附近勘察,发现是桥梁年久失修,外面虽然看着是好的,但里面早已腐朽不堪。而后踩踏事故时桥上的人流过于拥挤,这才一点点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三七及时回返,抓住了那名疤脸男子,随后交给了五城兵马司的人,将其投入了狱中。卫国公世子带人在城中继续搜捕那伙流窜的歹人,却遍寻不见那伙人的踪影。
  
  等刑部的人用各种手段再撬开那人的嘴,已经是深夜了。
  
  然而沈端砚来不及等第二天,当晚便匆匆入了宫。
  
  景和帝已经通过密报得知了京中的变故,早已在御书房内等候多时了。
  
  沈端砚正要行礼,被少年皇帝一把按住:“太傅不必多礼。”
  
  沈端砚将永定桥之事上报,皇帝老成地叹了一口气:“这些朕都知道了。”
  
  说着,他挥挥手,让其余太监纷纷退下,只留他和沈端砚二人在房中。
  
  见周围没了旁人,小皇帝这才惴惴不安地问沈端砚道:“太傅,可是朕即位以来做得不好,这才惹得太祖警示。”
  
  整个大周的至高统治者,眼下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少年,他人生得清瘦,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罩在身上显得空荡荡的。面容肖似已故的先帝,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里还少年人的天真。不过此时此刻,他的神情有些焦躁不安,还带着一丝惶恐。
  
  这个年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正是尴尬的时候。
  
  陛下并非先帝的嫡长子,他的长兄和先帝一样天生体弱,因而早早病故。隆庆帝在位后期,先帝夺嫡的希望渺茫,对当今陛下的教养也不甚上心。而后时局急转,先帝继承大宝,即位才没多久,又仓促离世,只留下一群顾命大臣。为人臣子,教皇帝的无非经纶才学、琴棋书画罢了,其余的只能靠年轻的皇帝们自己慢慢摸索。
  
  说到底,如今的小皇帝还是差了一线。
  
  沈端砚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不是。陛下,我们来慢慢说。”
  
  小皇帝连连点头。
  
  君臣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入房内。
  
  大周为防外戚之祸,历代皇后与太子妃的人选都是从民间选来的良家女。陛下的母族势力本就不强,先皇后更是早丧。如今坤宁宫那位又并非陛下的生母,坐在那个位置上也是名不正言不。至于陛下其余的兄弟,多半比他年幼。不防着他们被有心人利用就已经不错了,又能谈顺何助力。
  
  先帝即位前,羽翼几乎被隆庆帝亲手剪除了个干净,即位之后,满朝文武又多是世家大族之间盘根错节,几乎无可用之人。先帝这才决心一举肃清朝堂,大力提拔青年才俊,填补空缺。如今满朝虽然多是先帝有意提拔的人,但到底才几年的功夫,历练还是不够。更何况京中的世家又在暗地里蠢蠢欲动,不过才两三年的功夫,又有卷土重来之势。昔日的八皇子殿下,当今的潞王还在边疆虎视眈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