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拾箸记 > 第四十章 葱油烧饼

第四十章 葱油烧饼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既然已经选定了住处,何清沅也不再耽搁。
  
  她先抽了一趟空,去跟赵三签了文书,一次性钱契两清,皆大欢喜。
  
  回头跟沈檀书说过之后,她先去房子里扫洒了一通,又过了两天便劳烦冬虫、夏草他们,趁着天还未大亮,搬了自己的行李就出了府。
  
  虽然她有意早早地搬家,但人进人出,还是引来了不少邻里的注意。大人的目光还收敛点,小孩子们倒是吮着手指头好奇地看着何清沅。
  
  不过正如先前赵三所说的那样,这两边住着的都是普通人家。早上忙着出去做工的、摆摊做生意的、操持家事的,家家户户都有自己要忙的事情,再加上他们可能看出何清沅和他们不大像一路人,只是看了一会就拉扯着自家孩子散去。
  
  等东西都搬完了,眼看时间也到了晌午。何清沅向冬虫、夏草他们道谢:“今日真是多谢二位了,若是不嫌弃,我请二位去京城里上好的酒楼。”
  
  夏草正要一口答应,被旁边的冬虫拉了一把:“不了不了,我们还忙着回府上和姑娘说一声呢。何姑娘你好好收拾收拾东西,请吃饭的事情日后再说吧。”
  
  何清沅也不再勉强,一直把他们送到门口,这才关上了门。
  
  回到房内,她先吃了个先前早就买好的葱油烧饼,一边啃着一边继续收拾剩下的东西。
  
  她自己的东西不多,不过是一些衣物首饰罢了。
  
  倒是前段日子郡王府的两只赏赐箱子占了屋子的一角。
  
  何清沅将锁打开,抽出放在最上面的册子,翻了几页。郡王府的赏赐不薄,里面的都是蜀锦吴绫一类的布匹。除了留下几匹料子外,其余的改日都拿到当铺去换成银钱藏好,防着日后何婆子来这边,再想打这些东西的注意。
  
  把箱子又重新上锁后,何清沅又前前后后地转了一圈,发现还是缺一些日常的器物,但天色不早了,她也只能等明日买来。
  
  被褥是前两日就晒好的,如今往床上一铺,就能直接这么躺着。
  
  何清沅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烟青色的帐子,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
  
  “总算是有个自己的地方了。”
  
  心里淡淡的喜悦渐渐平复,何清沅闭了闭眼,继续想着自己眼下的困境。
  
  除了最开始举目无亲的那段日子之外,她也不算经常想起家里的人。
  
  日子一长了,她起初那份迫切的心情也淡了许多。
  
  从前她时常生病,和家中的兄弟姐妹交往不深,感情不好不坏。但无论感情深浅,总归是血浓于水的骨肉至亲,哪怕她帮不上太多,能知道他们是平安的也好。
  
  或许是因为劳累了一天,或许是因为到了新家的心安,何清沅想着想着,很快就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梦里,她又嗅到了那浓郁苦涩的药香。
  
  那香气绵远、悠长,仿佛可以溯回到遥远的记忆深处。
  
  只是这一次,她隐约听到了身边似乎有人的说话声。
  
  何清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是着急,极力想听清楚旁边的人说的是什么,但最终还是昏昏沉沉地陷入了一片恒远的黑暗中。
  
  等她再睁开眼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窗外天光大亮,她走到屋外的院子里,看着天空碧蓝如洗,日头给屋上的乌瓦镀了一层金,大大地伸了个懒腰。
  
  简单地打水做了饭,吃饱喝足后,她推开大门,只见这条街上的人家三三两两地都已经吃完早饭,男人们该去干活的干活了,街上只有孩子跑来跑去。
  
  何清沅右边那户人家的大开着,一个妇人正坐在门槛上剥着豆子。
  
  那妇人一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何清沅善意的微笑和诚恳的目光。
  
  何清沅犹豫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就见隔壁的妇人在下摆处擦了把手,有点局促地问道:“你就是昨日搬过来的姑娘吧?”
  
  何清沅笑道:“是我,大嫂,您家就住在我隔壁啊,昨天早上我刚搬进来,没吵着您吧。”
  
  “没事没事,都起得早。姑娘官话说的这样好,应该就是咱京城里头的人吧,怎么想到搬到这里来了?”
  
  何清沅笑道:“原先在人家府上做事,这两年攒了些钱,所以来这里买个房子住下,也算是有个自己的家。”
  
  那妇人点点头:“是,有自己的家好,有自己的家好。”
  
  这姑娘一看着就不是普通人家能养出来的,也不知道原先是哪个高门大户出来的。
  
  何清沅见这妇人紧张,只能继续保持笑容道:“我初来乍到,有什么做的不好的,还请您多见谅。”
  
  那妇人摆摆手:“没有的事。倒是我家几个小子整日到处乱跑,若是日后不小心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不要客气,尽管跟我说。要是不高兴的话,揍一顿也成。”
  
  何清沅哑然失笑,见对方这会稍微觉得自在了些,便主动凑过去要坐在门槛上,帮着那妇人一同剥豆子。
  
  那妇人连忙拦道:“哎呦呦,姑娘使不得使不得,别脏了你这好好的裙子。”
  
  何清沅笑道:“不碍事的。”
  
  那妇人没拦得及,只能眼睁睁看着何清沅坐下,也不好再推拒什么。
  
  两人一边剥着豆子,一边闲聊着。
  
  “看你初来这里,想来对着周围不熟悉。你从这里沿着这条街一直向西,那边又一道桥,桥下是洗衣淘米的去处。若是从这边拐,那里从每月初三起,隔五天就有一次集市,你可以去那边买些鱼肉回来。有些在那里摆摊做生意的都是我们这条街上的人家,你以后多走动,很容易能买着便宜些的。”
  
  何清沅一边听一边用心的记着。
  
  两人聊了才不过片刻的功夫,突然从屋子里哒哒哒跑出来一个浑身脏兮兮的男童,一边吸溜着鼻涕一边道:“他尿了。”
  
  果然,屋里很快就传来了中气十足的哭声。
  
  邻家妇人匆匆地擦了下手:“姑娘,孩子不省心,我先回屋了。”
  
  何清沅笑道:“没事,对了大嫂我近来时不时还要回去先前做事的那家府上,虽说这门上了锁,不过还是请您多照看一下。”
  
  “姑娘,你就放心去吧。先不说了,我先进去了啊。”
  
  何清沅看着邻家妇人慌慌张张一把拉扯过孩子进了里屋,又看了看天色。
  
  她也是时候回沈府了。
  
  回到沈府,沈檀书已经在等着她了,一见了她就问道:“你昨晚在那边住得怎么样,一切可还好?”
  
  何清沅笑道:“自然是极好的。”
  
  沈檀书拉着她道:“昨天你已经去住了一晚上了,不如今晚就回来陪我,我们晚上也好一起说说话。”
  
  何清沅无奈道:“我才走了一天你就这样,以后可怎么办。今晚可不行,我要去外院园子那边一趟,有些事总归要处理的。”
  
  沈檀书立即就明白过来了,表示理解地点点头。
  
  何婆子她还是有点印象的,是个相当让人头疼的家伙。清沅若是想说服她离开沈府,怕是没那么容易。
  
  沈檀书没有察觉道,她如今已经下意识地会把这对母女分开来看,好像她们根本不是一家人一般。
  
  何清沅自己心里也清楚:“先给她透个口风,一步步来。”
  
  先告别了沈檀书,何清沅直接回了后院。
  
  数日不见,何婆子还是那副样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