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拾箸记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芙蓉雪片鸡

第一百七十八章 芙蓉雪片鸡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日的清晨,雀鸟在枝头啁啾。骤雨过后的庭院散发着泥土与青草的气息,清新怡人。
  
  半夏一早推开窗户,不由得深深吸了一口气。
  
  甘草端着水盆从门前经过,叫了她一声:“还在愣着做什么,起来了就快点过来帮忙,夫人和大人这会应该也要起了。”
  
  “知道了。”
  
  半夏吐了吐舌头。
  
  虽然同是大丫鬟,但是甘草性格认真,反倒像她姐姐一样总要教训她。
  
  昨晚下了整整一夜的大雨,直到天将明才停下。半夜里大人匆匆赶回府里,一来不顾守门的仆妇阻拦就往屋里闯,把丫鬟们都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出了什么变故。
  
  大人好像和夫人之间有什么问题要处理,不过她们这些丫鬟又不能在场,也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只能期盼着两人千万不要吵起来。
  
  甘草端了水盆,半夏拿了手巾,两人站在门口轻声问里头:“大人,夫人我们可以进来了吗?”刚才已经有小丫鬟通报过了,说是屋里的两人已经起了,所以她们才过来询问。
  
  里面传来沈端砚沉稳冷静的声音:“进来吧。”
  
  两人这才一前一后地推门而入。
  
  出乎她们意料的是,两位主子这会没有一个在床榻上的,而是穿着中衣正在梳妆台前。
  
  年清沅坐在圆凳上,沈端砚站着低头俯身,手持螺黛为她细细勾勒眉形。
  
  两人对视一眼,都下意识地想起了张敞画眉的典故,顿时也不敢出声,敛声屏气地看着沈端砚的手一点一点绘出优美的线条。
  
  然而画到最后,沈端砚还是没能控制好,手一抖,整条眉毛瞬间变成了臃肿的毛虫。
  
  他连忙手忙脚乱地替年清沅擦拭:“抱歉,是我失手了。”
  
  年清沅也很无奈,连忙唤半夏她们:“你不要擦了,反正半夏她们已经端了水盆过来,让她们用水替我擦一擦就好了。”语气中带着对丈夫粗手粗脚的娇嗔。
  
  半夏、甘草连忙上前去,伺候年清沅梳洗。
  
  沈端砚捏着那一小截螺子黛,颓然地叹了口气:“我只当这么个小玩意在人眉眼上勾涂,应当和用毛笔写字差不了多少,没想到到了手里才知道有多难把控。”
  
  年清沅才不和他客气,嘲笑道:“我的沈大人,你真当为女子画妆和你练字做文章是一样的道理?这上面,只怕你还有得学呢。”
  
  半夏和甘草偷偷看了对方一眼,发现对方脸上都带着一丝窃笑。
  
  从前夫人和大人之间感情也好,只是那种好更多是相敬如宾。若说他们之间没有情谊吧,也不是,只是两人之间仿佛有一层隔膜。如今那层隔膜一夜之间突然消失了,这对成婚半年的夫妻终于亲密无间起来。
  
  主子们感情好,她们也跟着高兴。
  
  夫妻二人梳洗完毕,准备在前厅用早饭。
  
  因为年清沅这段日子受了伤,再加上天气炎热,沈府小厨房的饭菜多以清淡适口为主,又要兼顾滋补之效。其中又以一道芙蓉雪片鸡做得难得出众,香滑幼嫩,润泽饱满,色泽洁白如玉,年清沅这种向来挑嘴的一尝,也只觉爽口,吩咐一旁伺候的人道:“今天这个雪片鸡做的不错,给山月居也送一份过去。”
  
  半夏在一旁笑着回答:“可巧了,刚才进来之前听人说,檀书姑娘一早就出门了,这会应该早就已经吃完饭了。”
  
  沈端砚察觉出了一丝古怪:“檀书最近是怎么回事?”
  
  被人这么一提醒,他才觉得反常。沈檀书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性子,在没有人催没有邀约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自己主动出门。
  
  年清沅悄悄告诉他:“我瞧咱们妹妹,似乎是有心上人了呢。”
  
  沈端砚眉头皱起,一时想不出是哪个胆大包天的,竟然悄无声息地从他眼皮子底下和沈檀书有了往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