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拾箸记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干烧鲤鱼 七

第一百九十二章 干烧鲤鱼 七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一阵夜风吹来轻纱似的云,遮住了天上的月亮。
  
  八王爷看着迎面走过来的两个青年,先把视线放在了他熟悉的临安郡王身上。
  
  他记得当年的临安郡王不过是众多子侄中一个才能平庸的小胖子,却没想到这两年在西北偶尔还能听到他的传闻。听说太子即位后他竟然得了重用,再到侄子即位之后,更是手握重权的大臣。
  
  八王爷吐出一口气,脸上露出了回忆的神色:“我记得你父亲是个聪明人,没想到他的儿子居然如此出息。”
  
  临安郡王不卑不亢道:“叔父您过奖了。”
  
  他的父亲是隆庆帝的第七子,和八王爷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却不可相提并论。当年的宣平太子是先皇后所出,正经的嫡长子;三皇子、八皇子母族都出身不凡,只有七皇子母亲出自教坊司,身世上就低了几个兄弟一头。而且他自幼腿有残疾,早早就退出了对储位的争夺,寄心于诗赋丝竹。
  
  但临安郡王却始终记得自己的父王是如何忧惧而死的。
  
  他不愿参与兄弟之间的是非,一再向兄长和弟弟表明,他只愿做个闲人,不想参与这些事情。但中庸之道又岂是那么好走的,反而闹得让两边都排挤他。左右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即便三皇子和八皇子他们不用动嘴,下面的人稍微做些手脚,就足够他父王担惊受怕的。
  
  也就是那时,年少的临安郡王学会了如何收敛锋芒,如何低调做人。当年的他只是一个文静内敛的小胖子,比他的父亲还要不起眼,直到宣平帝即位的那一刻,他才抓住机会,一跃冲天。到了如今,更是有了直接站在这位皇叔面前的资格。
  
  临安郡王平静地想,父王,您当年也一定想不到,这位八皇叔会有今日吧。
  
  八王爷毕竟是年已四旬的人了,虽然身材魁梧,但一张脸早已被西北的风沙吹得格外沧桑。因为刚才带兵厮杀,他的发冠已经散落,披散下来的半边头发在月光下竟然一片灰白,显得他整个人平白又老了几岁。尤其在眼下的兵败之境中,显得有几分凄凉。
  
  他的视线又缓缓落在了临安郡王身旁的沈端砚身上。
  
  昔日他还是八皇子时,沈端砚不过是个新科探花,如今七年已经过去,八王爷虽然认不出沈端砚,但也能猜出他的身份。
  
  事已至此,他终于长长叹了一声:“是天亡我——”
  
  哐当一声,手中的长剑落地。
  
  围了他一圈的士卒顿时犹如虎狼一般扑身而上,将八王爷压得死死不能动弹。
  
  没有人敢对八王爷掉以轻心,连忙拿绳索结实地捆了。
  
  正要把人押走之时,八王爷突然开口问道:“沈首辅,我那侄子皇帝这几年也算是你一手带大的,你说,他会如何对我这个叔父呢?”
  
  沈端砚平静道:“殿下毕竟是皇室宗亲,虽有谋逆之举,但毕竟是陛下长辈,不必担心有性命之忧。”
  
  八王爷嘲笑一般念叨了几遍:“性命之忧,性命之忧。”
  
  他的神情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岁之时第一次上战场之时,属下兵将们都劝他,身为千金之躯,不必以身涉险。但少年时的他豪气干云,上阵杀敌之时又何曾惜命过。正因他不惧生死,才能一次又一次地大捷而归,得父皇赞许。
  
  对皇位,起初他并无非分之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