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 > 第1088章 特别的东西

第1088章 特别的东西


  江司明跳过撒主持,继续对汪欧问。
  “你儿子是做什么的?”
  “我儿子才是学生,名牌大学,我们M镇的高考状元。”汪欧自豪的说。
  “哪个名牌大学?”江司明追根问底。
  汪欧只好瞎报一个:“北大。”
  江司明听后好笑的看了眼撒主持,道:“北大在他眼里只是还行。”
  众人一听都笑了,北大还行这梗就是出自撒主持之口。
  “好了,你们的身份我大概明白了,现在我需要一个大一点宽敞的地方我们一起沟通一下,你们M镇有能坐得下我们六个人的地方吗?”
  江司明一问,鬼鬼立马喊道:“有,我们去FA园!”
  噗~
  众人来到M镇上的花园,挨个落座。
  江司明坐在他们对面,稍微调整了下坐姿,正色道:“我来自2019年,是专门过来为你们破案的。”
  禾久忍不住开始搞事,道:“你说你是2019年来的,你有什么证明啊侦探?”
  “就是,我前几天看过一个电影叫《回到未来》,人家从未来来的人身上都带了点特别的东西,你的呢?”撒主持也开始搞事。
  这些话都不在文案里面的,江司明毫无难度的接过话题,从椅子上起来,突然朝撒主持走了过去。
  “我给你看看我特别的东西。”江司明说完对着撒主持扶着自己的皮带,顶着肚子往前。
  这个动作让人怎么看怎么污,再加上江司明说特别的东西,就连鬼鬼都误会了。
  还以为江司明要耍流氓,两个女嘉宾都红了脸。
  但鬼鬼却还是好奇的凑过去想看看。
  谁知道江司明却扶着皮带指着皮带上的LOGO道:“这是范思哲2019年最新款的皮带,你们这可没有。”
  大家顿时脑袋一仄,感情江司明说的特别的东西...是皮带啊...
  可是为什么动作这么污...这家伙分明就是故意的,故意让他们自己想歪。
  “江先森,我们98年民风很淳朴,请你不要介样好嘛?”禾久笑着吐槽道。
  撒主持更是掏出双截棍说道:“我一般验证皮带都是用双节棍验证的,你要让我试试吗?”
  江司明顶着胜利的笑容回到座位。
  “好了,都开始说说自己案发时间前后都在干嘛吧,先从白状元来吧。”江司明道。
  小白回答道:“我晚上19点30分在家玩游戏,玩的是《仙剑奇侠传》,这游戏可我好玩了,江侦探,你们未来有好玩的游戏吗?”
  “当然有,我们爱玩的游戏叫绝地求生,都进了奥运会竞技项目呢。”
  江司明回答,在综艺里还不忘宣传一下自己的游戏,果然电竞才是他的最爱。
  小白接着说道:“20点30我出门去找了我妈一趟,随后我就在游戏厅打游戏,22点我想去找甄老板谈点事,过去之后就发现他死了。”
  江司明暂时没问小白出去干嘛,只是继续让其他人讲述自己的时间线。
  一番下来,江司明发现他们五个人都有不在场证据。
  而且每个人都好像跟甄老板有过节,都有动机。
  只有禾久跟甄老板关系不错,禾久经常去甄老板家里吃饭喝酒。
  按照一般的侦探小说逻辑,往往嫌疑最小的最可能是凶手。
  但江司明可不会认为节目组会安排的这么简单。
  “下面先进行分组搜证吧,三人为一组,我这边谁跟我一组?”江司明道。
  “我!”汪欧跟鬼鬼同时举手。
  撒主持他们三个男人都难免吃味,每次江司明一来就把他们无情‘抛弃’,其他嘉宾来的时候没见这么积极啊。
  “好吧,我跟小鬼和欧老板一组,禾文化、撒霸王还有白状元一组,搜证吧。”
  江司明从椅子上起身,搜证环节开始。
  江司明这一组还是第一个搜证小组,三人很默契的先跑去了杂货铺。
  查案子还是得从死者身上先下手。
  “甄老板是怎么死的?”汪欧道。
  “看,他的后脑头部这一块头发,应该是血吧,不对,怎么看起来像是染发剂没染好。”鬼鬼分析道。
  江司明笑着说:“撒霸王那个才是没染好,甄老板这就是血迹,他的死因应该是后脑受到撞击死的,其他地方都没看到伤,一点挣扎痕迹都没有,看样子是在喝醉酒后,被人一击毙命。”
  两女听了都觉得有道理。
  鬼鬼眼尖,突然发现了什么,立马大叫道:“江大侠你快看,甄老板的手背上有一排牙印!”
  江司明凑过去一看还真是,当即用手机拍了下来。
  “先记录,再找别的证据。”
  三人又在杂货铺找寻了起来。
  江司明很快就在一个抽屉里翻到不少汪欧的照片。
  “甄老板怎么会有你的照片?”江司明询问。
  “他暗恋我,想要追求我。”汪欧老实交代。
  “那这牙印是不是也是你咬的?”江司明反应超快,一下就联想了起来。
  汪欧心里在苦笑,她还想多藏一会儿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揪出来了。
  想起上一期江司明分析案情的精准度,汪欧又理解了...
  “是我咬的,但我能等会儿再说嘛?”汪欧交代道。
  “当然可以。”江司明也没坚持要问出答案,而是继续开始翻找线索。
  而除了汪欧的照片,鬼鬼还翻出了汪欧的儿子白状元欠甄老板五万块的欠条。
  98年的五万块啊,98年北京二环房价都只要两千一平,五万在当时就是巨款。
  小白欠钱,汪欧又被甄老板骚扰,两人又是母子关系。
  这下,汪欧和小白的嫌疑放到最大。
  连汪欧自己都快解释不清了。
  好在接下来三人又搜查到了不少线索,都跟其他人有关。
  譬如鬼鬼的日记,上面写着很恨继父,因为继父经常家暴他,甄老板还偷偷将鬼鬼上音乐学院的录取通知书给撕了,断绝了鬼鬼想要逃离继父掌控的可能。
  这个杀人动机也很明显。
  还有从禾久书店里搜到线索,禾久并非本镇人,而是一个外来客,而且还搜到一个盒子,盒子里装了很多类似于凶器的道具。
  十分钟时间很短暂,一下就过去了。
  三人只能结束搜证,换下一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