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千门帝师 > 59

  “竟然是十大名剑之一的“纯均”,怎么会在慕容家,此物珍贵程度绝对不在穷奇石之下,难道他疯了吗。”有酷爱兵器之人一眼就看出了此剑的来历,惊呼道。
  萧然也是一怔,十大名剑每一把都是斩金裂石如切豆腐般简单的神兵。是兵器打造水平到达极高的造诣的体现。用尽无数珍贵材料,江湖高手梦寐以求的兵器,没想到竟然在此。难道他要用此剑来对决?慕容云风本身已经达到先天高手境界,配合此神兵确实是威力无比,萧然也没有几分把握能取胜。
  比武规则很简单,哪一方先落下擂台就算输。这番僧看起来毫无威胁,不知为何总给萧然一种怪异的感觉。就像是虚幻的,不真实。那吐蕃王子,公主站在远处观看着。冲着丹增旺杰微微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番僧一摆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身形一窜已经到慕容云风身边,左手成爪向其肩膀抓去,竟然是先下手抢攻。慕容云风募得身形一缩后退几尺,拔剑出招,势如狂风骤雨,破空剑气犹如匹练呼啸而至。番僧长袖一卷似拂尘一般且打且退,致擂台边缘僧袍一引一股绝大劲风产生的吸力自双袖而出,尽想强行用一招“龙吸水”将慕容云风拉扯下擂台。如果是急功好利之辈,还真着了道。
  “三花聚顶!”慕容云风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厉声喝道。只见慕容云风一化为三,三道人影从不同方位同时持剑向着番僧而去。剑光晃晃威势极大。这三道人影中依旧只有一道人影是真的,但其余两道却是以真气凝形而成,同样具有不小的杀伤力。当初在龙腾盛会上此招曾今被萧然破去,进不断完善之后一时间萧然也看不出破绽在何处。
  慕容云风双瞳仅仅盯着番僧,丝毫不敢松懈。擂台下的人也是目不转睛,生怕错过精彩画面。番僧会怎么应对,避开还是硬抗,慕容云峰手中的可不是普通兵器啊。如此想的人不在少数,但是下一刻奇怪的场面出现了,眼见番僧被逼到了擂台边缘,三道人影指向其要害,番僧就这么突然不见了。
  “消失了!”不但是萧然,所有人同时惊呼道。这是什么邪门武功?
  “小心身后!”不知哪个眼尖之人突然出声道。一道黄色身影双掌凝聚真气,呈现一张大手虚影,隐约可见一个“卍”字,向着慕容云风背后袭去,所有人都没想到情形突然急转。在强大的掌风之下两道虚拟出来的幻影立即破散,慕容云风的真身也现了出来。
  “一气归元!”慕容云风侧身“纯均”剑身剑罡暴涨,向着密宗大手印轰去。场中一声爆响,番僧后退数步止住身形。慕容云风挽住擂台边缘的柱子,在半空中绕了一圈落在台上,身形有些狼狈。众人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刚才奇异一幕是怎么做到的。场中,双方依旧打的不可开交。
  萧然仔细打量着擂台四周的布局以及地势,似突然想到了什么。运行功法,额头青筋暴涨,双眼为蓝莹莹的一层光幕附着,向着擂台上望去,正是得自山中无名老道的“波斯摄魂术”。除了在对付九阴鬼母的时候用过一次,很少花时间练习。运功之下的景象与众人看到又不同,像是探测仪一般,能够清晰的看到慕容云风手持神兵在擂台上胡乱挥舞着,番僧只是静坐在擂台中央,绣袍数丈,真气附着下做出各种形态同慕容云风缠斗着。
  似乎注意到有人望向自己,番僧冷哼一声,目光一转之下一道寒芒猛然射入自己脑中,萧然脑中一阵剧痛半晌才恢复过来。“好强的精神力,这就是密宗练功之法力吗?”这擂台四周根本是布置了隐秘的阵法,在这番僧的特殊功夫配合之下,众人看到的都是假象。难怪会突然消失,那根本就不是本人,如此下去,只要看不破对方本体活活消耗也不可能取胜。要不是自己机缘巧合之下看破,恐怕也会蒙在鼓里。
  这已经不单单是武功的范畴,更像是史书记载的“呼风唤雨、洒豆成兵、化水成河”的幻术。但比这些唬人的幻术更加深奥,真假混合难辨。所以一开始才会让萧然产生不真实的想法。
  “我看这慕容云风剑法精妙,王兄就一点也不担心丹增旺杰会败下阵来?”
  “剑法再好又有什么用,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只会像无头苍蝇一样,有勇无谋。”
  “将这把剑献给父王,必定十分高兴,不知道他们还带来了什么好宝贝……”
  如果现在说出来,慕容云风很可能抢先一步拿到穷奇石,如果任由番僧这么下去慕容云风败了中原武林颜面无存。萧然凝神片刻对着台上喊道:“这一切都是番僧的幻术,慕容兄闭上眼用心去感觉。”
  “幻术!”众人心中一惊,不可能啊,明明见到两人在台上打的难分难解。怎么回是假的?
  只见吐蕃王子和番僧突然面色一变,何方高人竟然看出其中隐秘来。慕容云风一听萧然的喊话,加上先前数次杀手锏都让对方躲过去,知道所言非虚。竟然真的闭眼感受着空中气流变化出招。虽然看不清眼前事物,先天高手五官感触异于常人也不是不能作战,只是招式再难像以前那么具威胁。台下之人又见到几幕,明明看到番僧一掌打向慕容云风天灵盖,对方却躲都不躲,反而是向着另一处刺去。说来也怪,这番僧的一掌就这么从他头顶穿过。没有丝毫损伤,众人这才开始相信萧然所说的话。
  “无耻番僧,竟然以这种卑鄙手段诱骗我们,难怪连峨眉派沈掌门也会败下阵来。”更有不少人目光向着萧然望过来,此人是什么身份,怎么没有听说过。所有人都没看出破绽来,竟然被他一语道破。
  “中原果然是能人辈出!”突破王子恶狠狠道,身旁女子一双美目也是不断在萧然身上打量着。
  “哼,以为这样就能破解开么!”由于萧然的提醒,番僧也要是移动身影隐藏,避免被慕容云风找出来,还要一面对敌,分出不少精力来。番僧双手舞动间数道黄符自袖口飞出,双手一扬冒着火光飞到半空之中,当然这一切只有萧然看得到。
  “这是,布阵?”
  慕容云风只见眼前万顷湖水一泻而至,压得人喘不过起来。身后灼灼火光成一道数丈高的火墙夹击而来。如果说是坠入幻境中,为何如此真实?甚至能闻到水的气息和皮肤灼热之感。初始只当是一般的阵法并未放在心上,现在才知道厉害。
  番僧再次绣袍一挥,数枚刀片分上中下三路向慕容云峰身上疾驰而去。“小心暗器!”萧然忍不住惊呼道。慕容云风恍然没回过神来,大足向前猛跨一步,手中利剑舞出一朵银莲,迎面而来的暗器竟然被他一一拦截下来。众人只听见喊声,便见慕容云峰脚下多了数枚断裂的暗器,均倒吸了一口冷气。连对手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怎么打?
  在萧然眼中,慕容云峰拿着神兵利器不是左冲右刺,就是挨不到对方衣角。番僧明明离他不过丈许,竟然视若无睹。番僧不时将一些暗器弹射出去,慕容云风渐显败相。终于过了百招之后自己跃下台来。场中景象没怎么变化,番僧不知从何处走出来,连衣衫都没有损伤的痕迹。
  与此同时,夏家不再满足于五个州的管辖范围,开始全线反扑,直取长安。只要皇城一破,擒拿住天子,号令诸侯就可以颠覆李家政权。突厥人与吐蕃人也是乐得见到大唐内斗消耗元气,等待渔翁得利,倒没有进一步紧逼。战事胶着,一天一个样。
  这些时日中,萧然伪装成千羽楼杀手,完成了好几件任务,也是越来越得到重用。从暗中查探得知,几乎所有人都与朝廷有深仇大恨。众人口中所说的尊主倒是没有机会见到。
  就在大唐内斗不断之中,江湖中终于出现了穷奇石的消息。穷奇石原本是在峨眉派掌门沈孤岚手中,因其见不惯番僧随意欺辱大唐百姓,被激怒之下比武拿出来作为赌注,哪知对方耍诈以卑鄙手法取胜。不仅重伤沈孤岚,更是大放厥词中原武林不过如此,设下擂台挑战武林群雄,只要年纪未满三十之人皆可前往,只要取胜就将穷奇石归还。
  这些番僧显然是不安好意,比试之人所携带的宝贝不能在穷奇石之下,一旦比武输了就不再归还。对方之所以这么有信心是因为番僧中有一人名为多仁.丹增旺杰,拜在吐蕃国师门下,二十七岁就到达先天境界,身兼多门西域绝学。西域武功多是出自密宗佛学,除了武功招式,更擅长幻觉心理攻击。据说只要他多看你几眼便能让人自己跪下来对他膜拜,邪异无比。
  “第五颗七星石现身了!”萧然听到此消息也是一震。据厉寒雨从漠北双邪那儿得到的消息,当初自己仍出去的七星石,德叔、任逍遥、漠北双邪各自抢到一颗。漠北双邪给厉寒雨的青龙石回到了自己手中,饕餮石还在柳芳菲身上,只要亮明身份也可以取回来。看的出七星石中应藏着大秘密,所以才引的这么多人争抢。无论如何自己都要去一趟。
  除了这五颗已知的七星石,此前萧然从三弟薛翎处也证实了白虎石在坠星宫陌艾尘手中。除了最后一颗绿新石之外,几乎所有的七星石都浮已经出水面。当初夏霜天苦心搜集了四颗七星石,更诱骗自己帮忙搜集,显然是知道其中的秘密。想必他也不甘心此物落入他人手中,看来争夺不会简单。
  由于大唐要借助吐蕃兵力拖延突厥人,所以明知对方放肆,各大派也只有打碎了牙往肚里咽。万一番僧真将此物带回吐蕃去,那七星石的秘密不是永远解不开?中原宝物岂能落入外人手中。番僧就在太原,自恃武艺高强,也不避讳。大摆擂台,前来挑战之人不少,至今未有够分量的出现。
  太原属于大唐、突厥、吐蕃、三国争斗的中间地带,势力错综复杂。得到这消息,不少人也是纷纷赶往。天隆客栈中,数名身着异服的喇嘛陪同在一男一女身后。男子腰配匕首,身着华贵,一股豪放不羁的样子。女子外裹紧身皮衣,脸蛋娇小,精致的五官中一双深蓝色双眸,两手手腕各系一串铃铛,走起路来叮当作响,十分惹人注目。
  “王兄,你总说中原英雄侠士如过江之鲫,推崇至极,怎么摆擂台都半个月还是如此。不是自不量力之辈,就是沽名钓誉之人。根本不用多仁.丹增旺杰动手,这一趟真是白来了,一点意思都没有。”女子不满道。
  “急什么,没听过中原有一句话叫“深藏不露”吗?就算他们不出头也有人忍不住的。丹增旺杰的武功就算是吐蕃国也无几人是对手,三十岁之下到达先天境界的高手,就算是中原也不多见。”
  “听王兄的口气,似乎都打探清楚了,父王肯定不是让你道中原来游玩的吧。干嘛引起这么大动静?”
  男子点头道:“这你就不必多问了,大唐的青年才俊确实不少。目前看来,符合条件的有只有五人:“千面银狐”杨凡,江南慕容山庄的“素衣神剑”慕容云风、天魔教少主任秋白、突厥六王子“幻月剑客”薛翎,十二连环坞少主宇文慕。这五人中杨帆和薛翎来的可能性不大,任秋白和宇文慕说不准,只有慕容云风定来!”
  女子不解道:“为何?”
  “被誉为中原武林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无论是为了维护大唐的颜面还是荣誉,事关民族荣辱,他都不可能退缩。可惜,本还有一人就连我也心生敬佩,不过死于这帮庸人之手。”
  女子突然道:“王兄说的是不是萧然?我也听很多人提起过他,真是可惜。”
  “咚咚咚……”门外鼓声响起,震耳发聋。打断了几人谈话。
  “有意思,竟然还有人有胆量来挑战。丹增还在静修,就不用去打扰他了。努吉赤桑,将他们打发走。”男子冲着身后一名喇嘛吩咐道。
  喇嘛点头带着两人向客栈外走去,在吐蕃难吃到中原的美食,众番僧也是放开肚子吃,中途被鼓声打断很是不满。手持一对金钵走上擂台,用并不熟练的汉语问道:“是谁敲鼓,站出来!”
  “少爷”,一个下人将鼓槌递过来,慕容云风隔着数丈远剑都不拔,施展玉龙百变身法栖身前进,这喇嘛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花,只用一招被打倒在地。鼓槌猛地敲击在大鼓上。“砰”一声炸得四分五裂:“你还不够我拔剑的资格,叫你们主子出来!”
  有不少聚集的中原侠士认出慕容云风的身份,在台下呐喊助威。这些天收的委屈、奚落总算是有了宣泄的地方。
  “王子,外面来了个一身白衣,身负长剑的青年,只用一招就打败了努吉赤桑。”喇嘛回客栈道。
  “看来果然是他到了,我们出去看看吧。将丹增旺杰叫醒,有客人到了。”
  擂台五丈见方,就搭建在离天龙客栈不远的地方。此时擂台旁以及附近的酒楼上都满是看热闹的人。
  “这些番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敢在中原耍威风,趁早滚回去吧。”
  “慕容云风可是天资卓绝,二十五岁就突破先天境界,就算是在武林记载中也是少有啊,我看很有希望将穷奇石抢回来。”
  阁楼之上,一面罩白纱的紫衣女子面无表情的望着擂台上的场景。仅从其身段和五官轮廓就看得出貌美无比。身旁一青年背负双手,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慕容云风,道:“夏小姐看此人有几成机会取胜?”
  夏若烟道:“习武之事应该问你才对,如果连慕容云风都落败,你想取胜也不是件易事。”
  “哈哈…”男子笑道:“夏小姐对我宇文慕就这点信心吗?一直听闻慕容云风如何厉害,我倒是相见识见识他的“归元剑法”比之我的“幽冥折月手”威力如何。”
  “你准备用什么作赌注?”丹增旺杰赤着脚,像是一位苦行僧,走到台上抖了抖尘土,手中无任何武器。相貌与普通僧人无异,实在是看不出任何高手气质。但就是这么一个看似普普通通的喇嘛,让无数英豪铩羽而归。
  “取剑来!”慕容云风道。在数位下人小心翼翼之下,一个丈许长的剑盒被抬了上来。慕容云风表情肃然,对着剑盒鞠了一躬这才缓缓将盒子打开。长剑出鞘,只见一团光华绽放而出,宛如出水芙蓉雍容华贵,剑柄上的雕饰如星宿运行闪烁出深邃的光芒,剑身阳光浑然一体,像清水漫过池塘从容而舒缓,剑刃像壁立千仞的高崖巍峨耸立……
  “好剑!”丹增旺杰只说了两字再无异议。他虽然不认得这是什么剑,但是看得出锋利无比,杀气迫人,传承已久。
  “放火罐!”夏若烟下令道。陶罐中装满酒水、灯油等易燃物品,一个个砸下去,溅射的到处都是,弓箭手换上带裹布的火箭齐射,城下瞬间边做一片火海,缓解了部分压力。南门形势刚刚好转,东门又拉响警报,大量士兵又向东门处支援。如此一直到天黑。唐军轮番上阵,丝毫不给夏家军喘息的机会。
  其余几个州亦是如此,唐军是下死心要攻破夏家。除了用攻城的手段,间歇时也会有人劝降,动摇军心。白天不间断攻击,夜间更有精英队伍骚扰强弓,根本不知道对方哪一次是真攻。源源不断的唐军还在补充,外界断言,不出半月,夏家必破!
  太湖,十二连环坞。宇文蒙同其余寨主坐在一起探讨着。夏家灭亡,十二连环坞肯定坚持不了多久,两家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必须救。问题是怎么救,谁领兵带队。宇文家是大隋遗民,潜心经营如此多年才浮出水面,如今自力为王也是实力不可小觑。至少两万兵马是能抽调出来的。
  宇文蒙道:“夏霜天的信件已经到了,你们有什么主意,说来听听。”
  “大唐朝廷肯定能想到这一点,必然会在路上拦截,恐怕赶到洛州也是困难重重。说不定是设了个圈套让我们往里转。”“六亲不认”西门羽道。
  “夏霜天应该不笨,肯定想好了法子,不知道他在信中如何说?”三寨主“军师”道。
  宇文蒙冷笑一声:“夏霜天这个老狐狸如果不是二十万大军逼到家门口,恐怕他还不会说出来。魔道三大派之一的阎罗殿殿主夏珂是他夏家人,很多年前就布置的一颗棋子,所以我们只需顺着京杭运河向上就能一直运兵到宋州。当初我还奇怪为何阎罗殿会对漕帮下手,原来是早有预谋。”
  长江中下游在漕帮掌控中,太湖直接连通着京杭运河,用大船送兵节省时间,根本不用走陆路。
  “远水解不了近火,我看夏家未必就坚持的住。”七寨主“毒魔”古方道。
  “放心,他还有一张底牌。到时候你们就知道此人算计多深了。老七,这次可是你最拿手的功夫了,你带四名寨主一起前往压阵。”
  老者怪笑两声,古方之所以能担任七寨主,并不是他武功有多高,而是他的用毒功夫乃是一绝。对付大规模敌人极有效。看不见的威胁最是折磨人,试想当整个军营的人都身染怪病,士气低迷,还有人有心思打仗吗?毒术虽然难练习,一旦练成威力极大,当初唐问炎修炼《毒经》,刚刚踏入先天境界就能与夏珂交手缠斗,最见对他的忌惮。
  已经是攻城第七天了,双方具是疲惫不堪,完全靠一股意志支撑着。唐军虽然兵多将广,但士兵作战经验少,将领又被夏家摸透了习性。唐军几次故布疑阵诱敌开城迎敌,交战不到半个时辰唐军就丢下数千具尸体仓皇退去,诈败倒成了真败。
  就在前方交火不断,突然冲锋的号角从唐军背后的丘陵响起,呼喊声一浪高过一浪。宇文幕携四大寨主,两万精兵经水路赶到。居高零下冲杀下来,唐军根本没想到背后虎杀出一支奇兵出来,腹背受敌。夏若烟果断下令将士出城门迎敌,两军包夹之下,十万精兵除去前几日死伤,只剩下不到四万人马堕落而逃。商周危机一解,合围之势破开一道口子,大批急需物资运入,这些日子来所有的努力化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