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红楼之人间烟火 > 第四章 青衣

第四章 青衣

如今且说当日那一缕游魂,本是不知几百几千劫后不知何方世界的一个无知之人,与林家大公子林玠同名同姓。其本体已亡,一缕魂魄无所皈依,游荡到此番世界中来。那日冲撞了痴梦仙姑,遂被警幻仙子轰下界来,附形在林家长公子身上。醒来之时,但见帘幕重重,烟熏袅袅,便将自己来历一概忘却,都记不得了。
  
  那时底下侍候的丫鬟、婆子众多,见他醒了,忙让人去请贾夫人。贾夫人过来看了一回,见果然好了,放下心来,又将自己身边一个得力的大丫头,名叫素香者暂且留下照看。
  
  那素香服侍林玠吃了药,看着睡熟了,带人掩好门,悄悄退了出来,单留下两个老成的婆子守着。一个才留头的小丫头过来道:“大爷才刚睡下,一时半会儿起不来。姐姐不嫌弃,到我们屋子里坐坐解解乏?”
  
  素香认得她是贾夫人陪房吴安家的女儿,名叫桃枝。遂携了她手,笑道:“可巧,你带我去,我也正有话要问你。”
  
  桃枝领着到院子东边小丫头们住的屋子里,捧上茶来,道:“姐姐要问我什么?”素香一边喝茶,一边细细的问桃枝今年几岁?什么时候进府的?桃枝道:“上个月刚十二,去年我娘领着我见太太,把我送进来的。”素香问道:“你娘也舍得?你们家又不缺什么,何不多留你几年?”
  
  桃枝便笑道:“姐姐不知道,原是想多留几年的,谁知我娘说‘那有老子娘给人做牛做马,女儿反在家里享福的道理?何况生下来就是给人当奴才的命,托老爷太太的福,已是从小不曾吃过苦,若是再养出个小姐脾气来,可怎么是好?’因此到底给送进府里来了,明年大爷回来了,就在大爷身边侍候。”
  
  素香笑道:“大爷没回来,这院子就归你管着。大爷回来了,也少不了你这一份。”又问:“今日怎么不见你娘?大爷病的这些日子,那一日她不是忙前忙后的守着,怎么偏偏今日人醒了,她又不在了?”
  
  桃枝道:“满府里谁不知道,就因为大爷是她从小奶大的,便恨不得供起来,这回回了府,可算遂了她的心了,偏又病了这一场,她心里便煎熬得了不得,还说宁愿这病落在我身上,让我代大爷受罪去。姐姐听听,这话可气人不气人?虽说为主子分忧是份内的事,也犯不着拿着自己女儿赌咒发誓。她这几日为了大爷的病,心里颠颠倒倒,昨晚不小心着了凉,所以今日不曾进来。”
  
  素香忙问病得如何,道:“我那儿有副好方子,是从前太太看病时留下的,你若要时,只管去我那儿拿便是。”桃枝谢了,又问道:“大爷虽然明年才搬回来,如今只是暂时住着,过了中秋还要回扬州去,但只如今也要几个人在身边侍候。姐姐知不知道太太挑了哪一位姐姐过来?”
  
  素香笑道:“是赵贤家的女儿,叫做山药的。”
  
  桃枝纳罕道:“原来是她呢。”素香问道:“你知道她?你们认识?”桃枝笑道:“满府里谁不知道她呢。”正说着,一个小丫头进来,道:“素香姐姐,太太那边唤你呢。”素香听说,忙去了。这里桃枝出了会神,过后命几个院里的小丫头收拾出一件屋子预备着,不提。
  
  当夜,那叫山药的丫鬟果然便搬了过来,和院子的丫头们都见过了。她原是贾夫人送来的人,自不与其它丫头一般,便同桃枝两个在屋子里伺候。
  
  次日,桃枝之母安大娘听说林玠好了,拄着拐杖进来看他,谁知林玠一早便往贾夫人处去请安,桃枝也跟了过去,几个小丫头都在廊下翻花绳顽,屋子里只有山药一个人守着,见安大娘进来,忙起身行礼,又让丫头上茶,唤了半天,方蹦蹦跳跳跑过来一个才留头的小丫头,捧了茶水进来。
  
  安大娘冷眼看着,见山药年岁不大,生得十分纤巧秀丽,竟是个百不及一的,只不知内里如何,心中便有些不自在,问她些父母年纪等话,正说着,桃枝掀了帘子进来,安大娘便道:“一大早又往哪里浪去了?”桃枝道:“您老别一大早进来寻闲气,大爷往太太屋子里请安去了,我跟了过去,这会子叫我回来拿衣服呢。”
  
  安大娘咳了一声,山药知她母女二人要说话,便退了出去。安大娘瞅着没人,将桃枝叫过身边问道:“哥儿可大好了?昨夜里几时睡的?今儿多早晚才起来?吃了早饭不曾?”桃枝笑道:“您老别瞎操心了,我这会没空和你说话。”
  
  安大娘叹道:“你也大了,该晓些事了。从前这屋子里就你一个大丫头,大爷又不在家,凭你随便憨顽。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个,长得比你好十倍,你若再这么着下去,这屋子里哪里还有你站的地方。我是太太的陪房,你是我的女儿,到时不但我脸上无光,连太太也跟着没脸了。”
  
  桃枝听是这些没要紧的话,转过身不理。安大娘又道:“你别被她哄了,她爹从前是老爷身边的书童,后来做了府里的管事,老婆孩子都有了,又不知在外头哪里找了个狐媚子,生下她来。谁知那狐媚子又跟一个行商的跑了,活活把她爹气死了。不过是个没名分的小老婆生的庶出女儿。她大娘见她颜色好,巴巴的带进来给太太看,因他们家是府里的老人,不好推辞的,方才留下了。怎么偏偏又派到这里来了?”说着一跺拐杖,面上十分苦恼。
  
  桃枝道:“我劝你老人家少说些吧,什么嫡庶,太太最不喜欢人说这些,仔细听到了,又闹好大一场风波。”说着,拿了衣服自去了。
  
  到了贾夫人屋里,见贾夫人正和姬妾婆子们商议中秋节下各种人情往来之事,并当日林玠病中,曾向佛前许愿,如今既然好了,少不得要在本地寻个名山大刹还愿。贾夫人回头见林玠只是坐着,便道:“你弟弟妹妹在里头呢,进去找他们顽吧。”林玠答应了,起身往里间而去。
  
  原来贾夫人屋子内室是一道碧纱橱,隔作两扇,平日黛玉住在向外一间,奶妈子带着天宝在里头一间睡觉。林玠进来,见黛玉趴在桌上,笑问道:“妹妹在做什么?”
  
  黛玉才三岁,犹在童稚之间,闻言将手一扬,林玠凑近了看,原来黛玉手上抓着一个木头做的布谷鸟,打磨的十分光滑,涂着彩色,栩栩如生。桌上还有虎兔、虫鱼、花草各色名目,林玠捡起一个蚂蚱来看,笑道:“好精致玩意,哪里来的?”
  
  一旁黛玉的奶娘王嬷嬷笑道:“这都是外头平头百姓家的玩意。上回雪雁带了这么一个进来,姑娘看了喜欢,我就让人多寻了些给姑娘解闷。”
  
  林玠想了想,记起来雪雁也是一个同黛玉差不多年岁的小丫头,一无所知,不过陪着黛玉顽而已。当下点头道:“妈妈有心了。”王嬷嬷道:“不值什么,大爷喜欢,等会也让人送些过去。”林玠哪里要玩这个,正要回绝,黛玉在一旁侧着耳朵听两人说话,闻言便倾过身子,将桌上手中布谷鸟儿递过来,林玠忙抱住她,笑道:“仔细摔着。”
  
  林玠闻得屋中一股药味,问道:“妹妹还在吃药?”王嬷嬷叹道:“可不是!姑娘自出生便吃药,前儿刚入秋之时,又犯了嗽疾,这几日方才好些了,药却还未停呢。”林玠听了,想起当日一僧一道来化黛玉出家时,曾说“既舍不得她,但只怕她的病一生也不能好的!若要好时,除非从此以后总不许见哭声,除父母之外,凡有外亲一概不见,方可平安了此一生。”的话,心中未免忧虑,一边将黛玉抱在怀内逗她玩耍,一边问王嬷嬷黛玉如今吃什么药,医生怎么说等语。
  
  一时在贾夫人处用了饭,回到自己房里,到了晚间,林玠忽想起来还在庙中之时,因一向听说黛玉身子不好,特向其师求了一个长命符,在佛前供满百日后带回来,如今不知收在何处,便问桃枝:“我带回来的东西都在哪呢?”
  
  桃枝道:“都在那边箱子里收着呢。”林玠看那边一口大楠木箱子,起身要过去,不妨身后一个小丫头端茶过来,两人倒撞在一块,林玠被那热茶泼得满手,忍不住“哎呦”一声,众人都吓了一跳。桃枝忙上来小心撩上袖子一看,所幸并未伤到肌肤,一边替他脱下衣服来换,一边笑道:“都怪我,光顾着和你说话,倒没瞧见她给你倒茶来。”
  
  林玠见那小丫头吓得脸也白了,怕吓着了她,忙道:“不碍事。这事也不算什么,别往外头说去了。”那小丫头愣愣的点头,收拾了一地碎片出去,桃枝便道:“天也晚了,要什么东西明日再找吧。”林玠道:“是一个长命符,明日你提醒我,可别忘了。”说着,只觉两眼酸涩,桃枝服侍着他睡下,让山药守着,自己吹了灯出来到外头一看,方才那小丫头正背着身,独自一人坐在廊下抹眼泪。
  
  桃枝上前在她肩上一拍,笑道:“这会子不去睡觉,又做什么?”那小丫头忙让座,桃枝心中猜着几分,便道:“今天的事,你也不必记在心上。原来不知道咱们大爷是个什么脾气,如今看着,却是个极好相处,对咱们下人也极好的。你也别多心了,将来好好侍候着就是了。”那小丫头听了,忙道:“姐姐说的,我记住了。”又说了几句话,各自安歇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