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带着天道背井离乡 > 第4章 梦中渡劫

第4章 梦中渡劫

十月十丰收节,极云城内举办着一年一度的丰收庙会,祈祷来年的丰收。
  
  书生性子宅一些,从来不参加这样的庙会,今天却是中了邪似的,早早放了学生下课,饭没吃就在集市里闲逛,因为书生记得梦里,白玉道师设计了庙会初遇,艳压群芳,英雄救美,花楼相知的狗血桥段。虽然书生嘴上拒绝,心里还是觉得这个妖怪单纯得有些可爱,有点真香。
  
  入夜的庙会才正在热闹起来,大街上到处张灯结彩,两旁商户林立,行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书生看见一个前方一群人围着猜字谜,觉得有趣便去猜字谜打发时间。书生一连猜了三个字谜索然无味起来,看着手里的一个字谜像是失了魂,发起呆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书生被手里的字谜给难住了。
  
  一只娇小的玉手,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将书生的字谜拿走,一个林籁泉韵般的声音,轻声念到:“残云遮月花片片。”
  
  白玉道师也作书生打扮,显得更加俏皮可爱,出现在了书生旁边,略微思索一下,开心道,“‘云’字残缺,取‘厶’;‘花片片’扣‘匕匕’。是‘能力’的‘能’字!真的太容易了!”
  
  “白玉!”书生开心不已。
  
  “咦?你这书生怎知道我叫白玉的?我们在哪里见过?”按照剧本,这可是一人一妖的第一次相见。白玉道师很想捉弄一下书生。
  
  在哪里见过?白玉你个小妖精心中没一点逼数么?书生随便找了一个理由道:“不曾见过,只是看你一副白面玉书生的的样子,叫白玉符合你气质,随便猜的。”
  
  “噗~”书生看着老实,每每说话却能如情场高手一般接上梗,千年前的白玉道师没能忍住,在人群中笑得直不起腰来。
  
  白玉道师拉着书生猜完了所有的字谜,打算离去。离去之前,古灵精怪的白玉道师对书生说,“书生,我走咯,有缘再见。”
  
  白玉道刚说完有缘再见,表示要离开分别的意思,小嘴巴却又冲着书生,特别夸张的做口语,“花!楼!”非常直白的暗示,并挑了挑好看的眉毛,一副你懂的模样。
  
  书生的第一念头是,你又要走了?等等!花楼?书生抿着嘴,又是一阵脸红,活似被孟浪公子哥调戏的小姑娘。
  
  真香书生内心是拒绝去烟花之地的,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去了上良城最好的花楼,“意外”再次碰见书生装扮的白玉道师,后续便是各种“意外”:白玉道师无意的指点花楼的舞娘,无意的上台跳舞示范助兴,跳舞的时候意外的发冠散落,然后一舞艳压群芳。
  
  书生在花楼里滴酒未沾,只是在台下看着白玉道师在舞台上跳着妖艳却不低俗的舞蹈,整个人的脸都是红扑扑。一直持续到不知道哪里来的富贵公子看中了白玉道师,出言不逊,一群手下要强行拉白玉道师陪酒。
  
  时间太久了,久得连白玉道师都忘了,那个没喝酒,光看自己跳舞就看得红扑扑的书生,怎么突然就抄着凳子打人家了,人家也只是拉着自己喝酒而已,虽然语气有点猥琐,像极了污水池塘的癞□□精。
  
  一千年里,每次想起书生,白玉道师都会反思自己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错了,明明所有的恋爱桥段都是自己设定的,每个桥段都俗的平淡无趣。婚后还和书生约法三章,二人要有名无实,要相敬如宾。
  
  后续第三年,书生承受不了寂寞,找到自己的真爱后出了轨。白玉道师知道后,要表现出心如死灰,看破红尘,斩断红尘……然后顺利渡过情劫走向妖生巅峰。
  
  “可是真看见他另娶了他人,我啊还有点难过。苏婼你说,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就是因为他脸红的样子有些可爱?老娘堂堂司花女史,这八百里极道仙山的花王,咋就入了自己设定的戏,惹来杀祸!真的是……”
  
  虽然苏婼掐了隔音的法诀,尽量不惹人注意,但是一个广寒仙子般的少女,再加上一个老妖婆的组合,还是不可避免的成为花楼最瞩目的另类存在。
  
  白玉道师喝得醉醺醺的,自然不在意,苏婼就更不在意了,追问道,“真的是什么?那书生叫什么名字?”
  
  “真的是日了哈士奇了。”白玉道师又喝了一杯,彻底醉倒在了桌子上。
  
  苏婼好不容易借来仙人醉灌倒白玉道师,就是为了撬出白玉道师的爱情故事还有她的情郎爷爷。陆陆续续,故事听了个大概,但是人家情郎爷爷具体是谁还没说啊,男主都没有确认,这情劫不好过啊。
  
  所以哪怕白玉道师醉倒了,苏婼也要走到白玉道师跟前,对着白玉道师的耳朵,掐着嗓子,呓语般的声调轻轻问道,“白玉道师,白玉道师,那个书生叫什么名字呀?”
  
  白玉道师以为自己做着梦,嘟嘟喃喃,苍老的脸浮现了一些少女不满情哥哥,那种带着欢喜的嗔意,“书生?嗯?什么书生?白玉兰私塾的?没一个好书生,天天脸红,看着老实,其实坏的很。”
  
  白玉醉醺醺的说得不太清楚,万能的小金龙依靠着超级系统强大的唇语翻译功能,终于翻译出了“白玉兰私塾”五个字。
  
  “白玉兰私塾?龙儿快查一下这极云城可有这座私塾?”
  
  小金龙用超级系统搜索一圈极云城,”搜到了一家叫白玉兰的私塾,在我们北边5公里的方向。”
  
  “还真有,那错不了了,地点极云城白玉兰私塾,人物书生。找到书生,就能知道具体情况,白玉道师的心结具体是什么了,对应解开就行。”
  
  “只是这故事发生的时间是一千年前,普通人类活不了那么久吧,情郎爷爷会不会已经死球了,到时候不好解开白玉道师心结。”小金龙担心道。
  
  “去看看呗,和妖精谈恋爱的就没有普通人,保不准背后就有什么交易,书生一跃玄而通鬼,进入玄灵境,在灵气充沛的北冥大陆,差不多能活个一千年。”苏婼向来聪慧,听白玉道师喝醉酒嘟嘟囔囔半天,心中也猜出了一个框架。
  
  苏婼扶起白玉道师,正打算叫来鸨母开两间房住下。扶着白玉道师,苏婼觉察到了异常,连忙把了一下白玉道师的脉,发现白玉道师连脉博都没有,“死了?心跳都没有了?”
  
  “周身劫气开始进入白玉道师的体内,应该是梦境渡劫。现在白玉道师已经入劫了,迷失在无尽春色梦境中。”小金龙用系统探查了一下白玉道师的身体状态。
  
  “梦中渡劫?那不是该做好几天的美梦后,超脱不了梦境才死在梦里么??怎么白玉道师这么快就死了?”苏婼将白玉道师又搭在了桌子上,仔细观察着。
  
  “还没死了呢,草木无心,通灵后的妖丹就是他们的心,白玉道师的妖丹不在身上,所以才没有心跳。”小金龙科普道。
  
  “哦。”苏婼转而一喜,“没有妖丹,实力不得大大降低,受梦境的影响越大?这不是妥妥的要迷失在梦里么?”
  
  “是的。”小金龙看着老娘欢喜的模样,忍不住提示,“你这么欢喜,落井下石的姿态过分咯哈。”
  
  苏婼不以为意,“龙儿你还小,你要这么计算,白玉道师本来可以勉强自己度过情劫的,我们只是协助,锦上添花而已,因果也不是很大,为娘皮薄,看中了她院子的奇葩,不好意思全要。现在妥妥的救命之恩,没准还能兼职红娘,要她全部的奇葩不过分吧。”
  
  人还没救呢,就已经打起人家院子所有的奇葩的主意,过不过分你心里没一点数么?抱歉,苏婼心中还是真的没有一点数。如果可以的话,神皇大人已经做好了搬空整个北冥大陆的打算,区区一个院子的奇葩,哪里够本神皇塞牙缝的?
  
  “是的,不过分,毕竟这救命之恩可能还不止一次。这一路跟来的小尾巴,蠢蠢欲动了。”小金龙对着苏婼使了使眼色。
  
  苏婼眉目一皱,“忘记这茬了,早知道不灌醉白玉道师了,还提前引发千年劫,我可打不过这俩男一女,咱不打架。”
  
  “人家一路跟来,估计和白玉道师有仇,就盼着白玉道师入劫,实力大减好捡漏,你说不打就不打?”
  
  “本神皇智取咯。”苏婼说完,拿起了白玉道师的拐杖,拐杖剧烈的排斥,想要挣脱出去。
  
  “你若不受我控制,你这便宜主人怕是要死咯。”苏婼可不心疼宝物,拿着拐杖咚咚的敲了几下地。拐杖似乎听懂了一般,不再抵抗。
  
  苏婼见状,非常满意,手指轻轻一点,撤掉隔绝声音的屏障,慵懒的说道,“出来吧,刚出学宫就一路跟着,看我们吃喝了半天,你们不累不饿啊?”
  
  喧闹的花楼,变得奇静,所有的人仿佛同时喝醉,纷纷倒地。只见两男一女,均作妖异打扮,闪了出来,警惕的看着眼醉倒的白玉道师。
  
  三人中间的男子最是花枝招展,穿着调色盘似的衣服,头上顶着三十八个颜色各异的非主流挑染。身旁原本打扮妖艳的一男一女,被这样强烈的对比,到显得“朴素”,有种大公鸡立麻雀群的感觉。
  
  男子谨慎的查看了白玉道师的状况,确认白玉道师已经醉酒,似乎失去了意识,不禁喜上眉梢,发现白玉道师的拐杖在苏婼手中,说道,“小姑娘,我们得了隐秘身行的宝物,才敢跟着花神吏,你是如何发现我们的?快把女史的拐杖给我,我考虑不杀你。”
  
  苏婼学着白玉道师常日里的表情,翻了一个白眼,毒舌道,“如何发现你们的?就你们这仨草鸡精,本来就三股马叉虫臭味一个赛一个的浓,顶着风三百里都能闻见,还品味低下的抹那么多花粉,是生怕我这花神吏发现不了你们是吧?”
  
  “花神吏?”三人一时懵了,白玉道师不是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么?明明只是灵力低下的小姑娘,可对方一眼看出自己三人原型,道行难道在自己三人之上?对花粉敏感,自称花神吏,苏婼的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一个信息,她是白玉道师!
  
  苏婼见三人已经陷入迷惑了,便借助白玉道师拐杖的力量,将自己幻化成白玉道师的模样,白玉道师幻化成苏婼的模样。
  
  “你,你,你是!!”三人俱惊,忍不住后退一步。
  
  “我,我什么我?有仇报仇!既然自己出来了,就留下来做花肥吧。”苏婼目前实力太低,借助拐杖施展的幻术持续不了多久,很快便会被发现破绽。苏婼不得不打心理战,趁着对方一时慌乱,来不及思考,瞬间挥动拐杖。
  
  拐杖挥舞间,极速形成一条声势浩大的花蛇,朝着三人快速飞奔而去。
  
  “花神吏印幻化的花蛇!吞噬过数不清的妖怪做花肥!她是真的花神吏,为了引我们出来,幻化成她人模样!中计了,快撤!”三妖见状,早已吓得屁滚尿流,顾不得风度,化出原型撒丫子跑,花蛇不紧不慢跟在后面也追了出去。
  
  “哈哈!仨菜鸡,跟本神皇斗?”苏婼看着飞奔遁去的三个草鸡精,忍不住哈哈一笑,幻术瞬间失效变回了自己的模样。
  
  “不是三草鸡精吗?”
  
  “草鸡就不是菜鸡了?不出三分钟,这仨菜鸡怕是会发现花蛇是假的!空有气势而已,龙儿,咱走吧,找情郎爷爷要妖丹,解心结,破碎梦境去。感觉龙儿你今天就可以吃上一顿法则大餐咯!”苏婼留下了三个金珠,一手拎着白玉道师,一手拿着白玉道师的拐杖,极其优美的跃上了楼顶,很快消失在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