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五章 进阶的中医技术

第五章 进阶的中医技术


  进谷之后,众人对我投来的眼神说不上排斥但是却含着一丝怪异,我扭头小声的向白术小哥寻求答案“为什么大家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白术小哥用同样怪异的眼神打量了我一眼“你自己真的没感觉吗?你的这身衣裳着实是怪异。”
  我低头仔细看了看自己的着装,该露的没露,不该露的更没露,很得体啊!又抬头看了看大家的着装“噢!”我敲了敲自己的脑门,暗怪自己怎么那么傻,现在是在古代,我一个穿现代装的可不就是格格不入的怪异吗?
  “麻烦小哥待会儿给我找两身合适的衣裳。”
  白术小哥点点头把我带进了一个独立的小院儿“你就暂时住在这个院子里,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白术小哥走了之后,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半大不小的院子,说不定以后自己就得在这里安身立命了,推门进屋,屋内倒是装备齐全,凳子桌子梳妆台床被子......生活所需都有了,而且打扫的极为整洁属于拎包入住的标准,看来这里多半是用来安置客人的厢房什么的。
  白术小哥回来的时候身边跟了个小丫头,看起来比我还要小两三岁“这是茜草,她以后照顾你的饮食起居。”
  “我自己可以的不用人照顾。”
  “你确定?”他质疑的眼神里仿佛倒映着我那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没话说了,你决定吧!”哪壶不开提哪壶,搁你落到现代去,肯定比我还蠢。
  “你有什么不懂的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问她,解决不了的可以找我。”
  “那要是你也解决不了呢?”
  “我也解决不了的,可以帮你请示公子。”
  “公子?谁啊?”
  “就是我们谷主,好了,你休息吧!我先走了,有事儿找我。”
  “好,谢谢你啦!小哥。”白术对于小哥这个称呼在他后来跟我混熟之后,还特地向我表示了一下他的疑惑,我就不得不亲切的对他科普了一下外卖小哥的光荣使命,让他觉得拥有这个称号是多么的荣幸,也就让我一直用下去了。
  白术走后,我在茜草的帮助下总算是变成了在他们这些土著人眼里的正常人,穿着一身长裙感觉自己浑身不自在,要知道我在现代那可是“拒裙一族”的中流砥柱,看着铜镜中挽着古人发髻的自己,大概现在的我站在我亲爱的老妈面前她都不一定能认得出我。
  我转身想让茜草帮我换一个简单的发型,看着盯着我发愣的小丫头,我还是自己动手吧!唉~又一个拜倒在我这张极具欺骗性的脸之下的花季少女。
  说起来,我这张脸大概是我唯一能让那个超级挑剔的老妈感到十分满意的存在了,所谓“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曾经不止一个人把这套说辞用在了我的这张脸上,可惜的是我从来没有正视过它也从来不把它当做自己的优势更从来都是一直企图用实力来弱化它的存在。
  眼看着我把挽好的发髻拆了简单扎了个马尾,小丫头才回过神喊了一声“姑娘,刚刚那样很漂亮的,为何要...”
  “我穿成这样做事儿很不方便,你能帮我找两件简单的衣服吗?”不等她说完我就打断了她,她愣了愣,应了声“是”就帮我找衣服去了。
  小丫头们的八卦能力绝对是不能小觑的,我在与茜草的闲聊中,大致弄清楚了天医谷的情况。
  例如,谷中的人大部分都以草药为名,世代行医;每一任谷主都由谷中医术最厉害的人担任,而现任谷主是百年来天医谷最年轻的谷主,盛名在外,却身患隐疾,我问她具体是什么隐疾,她就不清楚了,说什么这是天医谷中最大的机密。
  而且这位谷主大人与上任谷主的女儿有婚约在身,但是女方却在两年前不幸去世了,唉~没想到谷主大人这么可怜,命运多舛哪!
  又例如,天医谷在逐云大陆具有非常特殊的地位,它位于三国交界处不属于任何一国管辖也同样不参与任何一国的内政;在谷中有两处禁地,一处是我来的那个芙蓉林,另一处则是谷中的阴阳阁。
  前者据说是因为那是每任谷主清修的地方,而且那位谷主的未婚妻就是在那儿香消玉殒的,而我掉下来的那天恰好就是那位小姐的两周年忌日,要不说我衰呢!后者则是因为阴阳阁中住了两位精通五行八卦机关术数的阴阳老人,这两位老人不理俗世脾气古怪,最讨厌陌生人进入自己的领地。
  所以,茜草千叮咛万嘱咐让我避开这两个地方,阴阳阁我虽然好奇,还是可以克制住自己不去探究的,但是芙蓉林却是我不得不粘惹的地方,不然我要怎么回家,恐怕是要让茜草失望了。还例如,天医谷自从前任谷主之女去世后,现任谷主大人就下令减少与外界的往来,现在天医谷已经算是退出俗世,偏安一隅了。
  经过总结,现在我只要好好待在天医谷利用这绝佳的大环境学好中医然后找回去的方法就行了。
  于是乎,我开始整日整日的泡在天医谷的药房与藏书楼里,一开始茜草还会亦步亦趋的跟着我一口一个姑娘的提醒我这不能做那不能碰,又生怕惹我生气一天天都小心翼翼的,连带着我都觉得压抑。
  终于有一天,我在沉默中爆发了,把茜草叫到跟前好好的跟她谈了半天,围绕的话题无非是现代那套人与人之间都是平等的,每个人的人格都是独立的,不必那么卑躬屈膝小心翼翼的迎合我;而且我也是个成年人了,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她也不必日日在我跟前提醒我,她也应该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自己想要的东西,认认真真的做好自己就行......我也不知道茜草听懂没或者懂了多少也或者是我难得的严肃吓着她了,反正自那以后,她除了早中晚一天三次之外几乎不再出现在我面前,大大的方便了我的行动。
  三个月就这么过去了,我的中医知识已经接近饱和,吸收了许多传统的中医疗法,只差找一些真实案例供我实践。
  但是,我的回家之路却遥遥无期,我找遍了整个藏书楼都没找到半点儿相关信息,期间谷主大人也让白术小哥带人来问过我关于我家乡的一些具体情况,都被我半真半假的糊弄过去了,所以那边也一直没有消息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