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十七章 赫连康第一镜

第十七章 赫连康第一镜


  吃完饭谷主大人和白术一起送我回了阴阳阁,说是走一走,消化。
  我在走之前把配好的药交给了白术让他每天早饭后和睡觉前按时配送给谷主大人,又找黄芪要了一套银针还让他帮我打一套简单的手术用具,虽然我没接触过西医,但是中医领域也会有切、割、挑、缝之类的见血疗法。
  等我收拾完准备挑灯夜战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今天的‘路标任务’宣告失败,唉~希望明天的半夏能姓胡。
  我睁开眼的时候看见了从窗户透进来的阳光,天气这么好,二师父居然没有把我从被窝里薅起来进行每日一晨练。我觉得他老一定是看今天天气太好温度宜人,所以在偷懒睡懒觉。
  背上昨晚收拾好的与我相依为命流浪异乡的背包,看今天天气形势一片大好,我准备去把完谷主大人的例脉之后就出谷瞧瞧。我推开门,迈开脚...等等!还好我刹车及时才保住了此刻在我脚下还冒着热气的早餐,托盘里还有一张纸条“不吃完,不许出门!—从来不睡懒觉的你的二师父”
  我探头看了看没看到任何影子,虽然送爱心早餐我很感动,但是如果不配上后面那些含有威胁性的语句就更好了。“谢谢二师父!您对徒儿的好,徒儿没齿难忘,将来一定会好好孝顺您报答您的!”必须说得态度陈恳情深意切,我总觉得他肯定在暗处偷窥我。
  趁着积雪在慢慢融化,我摸索着之前留下的标记前进顺便补好上次没补的,以至于等我到谷主大人的云间院时已经快日上中天了。这么大园子也没个路标,中间害我走了好几次岔路。
  在院子里没看到白术小哥和半夏,倒是听到一阵儿琴声,古声古韵悠远绵长,有一种不染尘世的缥缈感。我上前敲门的时候音乐声就停了,但是没人应,我又敲了敲门,还是没人应。我抬起手正准备蓄力大力敲的时候,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小帅哥,一身穿着打扮都很精致,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小少爷。
  这小孩儿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看见我一脸呆愣。他愣着我可没愣,“哈喽小朋友!”打完招呼我就要往里进,斜旯里伸出一只手挡在我面前,就是这小孩儿的手。
  “谁是小朋友!你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你?”小屁孩儿就是小屁孩儿,设定就是事儿多。
  “我也没见过你,你自然没见过我咯!姐姐有正事儿,让姐姐进去。乖啊!”我刚推开他的手,还没迈步呢又被他抓住了。
  “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何人?”
  “小朋友,在问别人是谁之前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号,懂吗?礼貌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也能拥有。姐姐真的有正经事,自己一边儿玩去。”今天要出谷,晚上还要应付家里俩师父的考试,忙着呢!
  “大胆!”
  欸~这小孩儿,这古装剧的经典台词也该找个合适的人说,对我凶啥凶。
  我探头往书房里“南胥瑾,管管你家小孩儿!”
  “谁是他家小孩儿,你!你叫他...”
  “让她进来。”谷主大人一声令下。
  “当然是叫他名字啦!小屁孩儿,大惊小怪的。”我甩掉他的手大摇大摆走进屋里。
  谷主大人坐在矮桌旁泡茶,我把背包放在椅子上,走过去替他把脉“今天感觉怎么样?”
  “你!你!你!你干嘛呢?”小屁孩儿看见我握住谷主大人的手,一副愤青的样子。
  “把脉啊!这都看不出来吗?”示意谷主大人换另一只手。
  “把脉!你?给天医谷谷主大人把脉?”他一个箭步过来坐在我对面。无视他。
  “早上喝药了吗?”
  “嗯。”
  “那两副药你先喝着,有什么问题一定要及时跟我说。”
  “嗯。”
  “还有......”
  “不会吧!”小屁孩打断我说话“白术说的给你治病的就是这个小丫头。”还对我投来了怀疑的打量。
  小孩不懂事儿,必须要找家长“你家小孩儿怎么回事儿?不是我说小孩子一定要趁早管,越长大越难管。”
  谷主大人悠哉悠哉的喝着自己的茶,“他并非我家的。”
  “那是谁家的?”找错家长了?“小朋友,你家长呢?”
  “我当然不是他家的了,我叫赫连康。”
  “哦。”这么臭屁的语气配上欠打的表情,继续无视,我还是多看看赏心悦目的谷主大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