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二十章 开张第一单1

第二十章 开张第一单1


  下车之后,看着眼前白雪皑皑又炊烟袅袅村子。我伸了个懒腰,舒展舒展身体,准备待会儿大干一场。
  不过这个村子里除了偶尔几声狗叫和柴火的噼里啪啦声,什么人都没看见。大冬天的,人都在待在家里,我总不能一家一家的去敲门问家里又没有人生病吧!我可能会被扫帚打出来。
  “咱们不进去吗?”半夏看我在村口踌躇不前,开口问我。
  我转头看见了带我们来这儿的宝马兄弟脖子上挂着一个铃铛,灵光一闪。那些赤脚医生在外行走的时候不是就会配一个铃铛吗?摇一摇,人家就知道了。
  “等等,我们得借个装备。”
  “你需要什么装备?我出谷的时候,公子让我带了一些常用药材。”啧啧啧...谷主大人就是谷主大人,想的这么周到。
  “药材也很有用,不过我们现在缺个更重要的东西。”我转身走到林策面前“小林同学,那个,你宝马兄弟脖子上的小铃铛可以借我们一用吗?”投以真诚的眼神。
  林策还没说话呢,小屁孩的声音响起了“怎么了?缺什么东西吗?”
  “少爷,阿止姑娘需要借用马脖子上的铃铛。”
  “铃铛?”小屁孩问我。
  “嗯。”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那个不好,是给马用的。”他转身一把把马车檐上的铃铛拽下来递给我,“先用这个吧!回去我再给你做个好的。”
  “谢谢,这个就很好。”我从包里拿了一颗糖给他,“喏,谢礼!”
  他从马车上跳下来接过我手里的糖,“走吧!一起进村。”
  “欸,半夏跟我进去就行,这么多人一起,我说给人免费看病,气势上看起来也太不像了。”
  “你说的有道理,那林策半夏你们就别去了。”
  “啊?可是我带着药材呢!一会儿说不定会用上。”半夏抗议。
  “药材哪呢?”
  半夏刚指向一旁的药箱,药箱就被小屁孩儿拿起来背上了。
  “我背不就行了,你就在这儿和林策一起,看好我们的马车。”他转身看我,“走吧!我都准备好了。”
  “行吧!就我跟他去,逛一圈没有病人的话就回来,外面这么冷,你们去马车里等吧!”说完就和小屁孩一起进村了。
  我一边走一边摇铃铛,看见有人开门出来看就跟他解释一下我们的来意,但是村子逛了大半了,一无所获。
  “阿止,我刚刚想过了,我愿意跟你去,我这个人最喜欢游山玩水,享受那种不受束缚自由自在的感觉,只要是没去过的我又好奇的地方,我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就在我想着怎么操作更高效的时候,小屁孩突然开口了。
  “还真是小孩儿心性,只有小孩子才会向往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一旦人开始长大,随着年龄增长时间就会慢慢给你一些东西,有美好的也有悲伤的,它们会成为你的负担和约束,但是等你经历的多了,很多时候你就会舍不得放下它们了。你有没有想过,一旦你真的回不来了,你的父母要怎么办?你的亲人朋友呢?”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再好好想想吧!我回去之前肯定告诉你,你要是到时候还想去,我就带上你。要是回不来了,我养你。”
  小屁孩儿又傻愣愣的了,今天大概是要无功而返了。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有个小孩子躲在远处的一个房屋拐角处,看着我们。我朝他挥手打招呼,他像是被我吓着了,缩进了小巷子里。
  我杵了杵小屁孩儿让他回神,然后靠近他说“我刚刚看见那儿有个小孩儿在偷看我们。”
  “我知道啊,那小孩儿跟了我们好一会儿了,我没察觉到他身上的恶意,所以就没管他。”还是呆呆的语气。
  我白了他一眼,然后朝小孩儿的方向走过去。
  “你去哪?等等我。”等我走了一段距离后,他才回过神来,跟了上来。
  我走到拐角的地方,发现那小孩儿还在那,瘦瘦小小的,这么冷的天身上就穿了一件单衣,脸都冻红了。我把身上的斗篷脱下来,准备披在小孩儿身上,他往后瑟缩了一下。
  “你别怕,我们不是坏人,我是医生,呃....大夫,是来看看你们村子里有没有人需要帮助的。”我朝他露出了一个善意的微笑,“天气这么冷,穿着这个会暖和些的。”说完吧斗篷披在了他身上。
  赫连小朋友上来看见我脱了斗篷就开始叨叨,“天这么冷,你怎么把斗篷脱了,小心冻坏你自己!”吓得那小孩直往我身后缩,还伸手要脱斗篷。
  “你干嘛!吓着人家了。我不冷。”然后回身安慰那小孩“别怕,他没有恶意的,你穿着,没事儿。”顺带帮他把斗篷穿好,紧了紧。然后就感觉自己身上一暖,一件重重的大氅该在我身上。
  “那你穿我的,我从小习武不怕冷。”说到这茬,我才想到这个冬天我还真没觉得冷,难道这就是内力护身的感觉?只可惜我现在没完全克化,还得靠药物压制,我都能想象以后穿单衣堆雪人的场面了。
  但是我还是选择接受赫连小朋友的好意,毕竟我是个低调的人。“谢谢!”
  “不用客气。”
  “你真的是大夫吗?”那小孩弱弱的问。
  “那当然了,还是很厉害的大夫,我们可是从天医谷来的。”这赫连小朋友一副与有荣焉的骄傲态度怎么回事。
  “真的吗?那你可以帮我救救爷爷吗?我不要爷爷死。”小孩儿的语气急切些。
  “当然可以,你别急,慢慢说!”我用毕生最亲切的语气跟这小孩沟通。
  “爷爷身体一直不好,入冬以后就更不好了,这些天一直卧床起不来了。我本来去帮爷爷请了大夫,可是我们没有钱,大夫不愿意给爷爷治病。你可以先帮我爷爷看看吗?等我以后赚钱了,一定会还给你的。”他拉住我的衣角,带着哭声说。
  “我不要钱,你别哭也别急,先带我去看看你爷爷,好吗?”
  “真的吗?”他伸手抹了把眼泪,整双小手上都是冻疮。
  “当然是真的了,这位可是神仙姐姐,一定会帮你治好爷爷的。”赫连小朋友能不能别搁外面散播封建迷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