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二十五章 要对谷主大人下手了

第二十五章 要对谷主大人下手了


  我进阁之后就看见大师父站在院子里,“大师父,这么冷的天气您怎么站这儿啊?虽然您内功深厚,但是毕竟上了年纪了,还是要注意身体啊!”我赶紧上前扶住大师父把他往屋里带。“二师父呢?怎么没见着他?”
  “今日可是出谷了。”大师父在屋内坐下,用肯定的语气问我。
  “嗯。我们在村子里开办了一个免费的医疗诊所。”我给我们俩倒了热茶,然后在他旁边坐下。
  他端起茶喝了一口,然后说“你之后不要再出谷了。”
  “为什么?”
  “为了你能安全的回家。”
  !!!什么意思,我出谷会不安全?“外面有危险吗?”
  他摇了摇头“你只要知道,我是你师父。”
  我一个外来的小人物,平时也足够低调且平易近人,肯定没有招惹别人,排除会有人祸让我不安全。按照大师父这个严肃认真的神棍的样子,他肯定不会骗我,更不会害我,难道是天灾?
  不管怎样,先稳住大师父再说,“我知道了,大师父肯定是为了我好。”反正我没承诺不出去,我可是先跟大宝他们约好了的。“放心吧!我肯定让自己安全的回家。”
  “嗯。”
  “那大师父,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房了,今天的功课还没完成呢!”
  “回去好好休息,今日不用做功课了。”
  嗯???大师父开窍了?“谢谢大师父,您真好!您早点休息,注意身体,我先走了。”赶紧走,以防他后悔,明天还要去药房准备谷主大人的‘手术’。
  第二天的我又起了个大早,我一个睡字打头的人,到了这边天性都被压抑了。不过还好,今天是个好天气,年后的气温开始回暖了。我一路蹦跶一路传播小燕子的代表作,“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好风光......冬天都快过去了,春天不会远了!”
  “阿止,你叽里呱啦的讲什么呢?”我顺着声音望过去,半夏站在不远处的回廊里,见我停下来看他,他就向我走了过来。“我站那儿好一会儿了,就听见你一路哼哼唧唧的过来。”
  什么叽里呱啦哼哼唧唧,真是没有欣赏能力,脑子一点儿都不开放。“没什么!你这是要去哪儿还是从哪儿回来?”我见他手上捧了个木盒,看起来质量很好。
  “我去帮公子取东西了,你是要去云间院看公子吗?一起吧!”
  “诶!说清楚啊,我是去给你们公子看病,不是去看他!”
  “不都一样吗?走吧!”什么一样?哪里一样?我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医生,为了对病人负责,我才去看他的,没错,万一他病情有什么反复怎么办?我可是答应过他要治好他的。
  等我走到院门口,又听见里面传出来一阵儿琴音。
  “公子近来心情好,我都有好久没听见过他抚琴了。是不是很好听?”
  “嗯。好听。”人就不能太优秀,否则很容易就让人产生向往之情。
  半夏到了书房门口,朝着里面通报“公子,东西取回来了。阿止也来了。”
  “进来吧!”高山流水的琴音夹杂着谷主大人清冽的声音从书房传出来。
  我们推开门进去,琴音也戛然而止。
  谷主大人就坐在琴后,抬手接过半夏手上的长木盒,从里面拿出了一支六孔白玉笛。以我这十几年年经验来看,这只笛子属于上品,要是我老妈在这儿,现在还不得对着它流口水,死乞白赖的都要摸两下。
  “听小康说,你懂音律。”他将笛子递到我面前,“喜欢?”
  懂音律是懂,但是喜欢嘛...我还是喜欢中医学。不过,“如果我喜欢,你会把它送给我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阿止,你这是什么问题?”半夏在一边插嘴。
  我瞥一眼他,小年轻懂什么,如果谷主大人要送给我,我当然可以立刻马上喜欢!
  “呃...没问题,嘿嘿!我们还是先把脉吧!”
  谷主大人盯着我,笑了“若是喜欢,就送你。”看着眼前的玉笛和玉笛后面的笑脸,我感觉自己已经听不见外面的任何声音了,就只听着自己的心脏在不停的‘砰!砰!砰!’越跳越快越跳越快......
  “喂!阿止,想什么呢?阿止!”半夏推了推我。
  “啊!没有,谢谢啊!”我呆滞的接过了谷主大人的玉笛,入手就有一股暖流从笛子上传过来,缓缓流入我的身体里。
  “好了,把脉吧!”谷主大人站起来走到矮榻边坐下,把手放在桌上。
  “你干嘛呢?高兴傻了,公子叫你把脉呢?”半夏再次大力的杵了杵我。
  “啊!哦!好!”我走过去探手给他把脉,看见自己手上的玉笛,才反应过来,“笛子!怎么在我手上!”我一脸真诚的对着谷主大人“不关我的事儿!”然后虔诚的把笛子双手奉上给谷主大人。
  “这是你的。”
  “啊?啊!你真的送给我啊!可是我在这里没有礼物可以回送给你。”
  他摇了摇头“把脉吧!”看着他的眼神,我只好依言给他把脉。
  “最近天气也变暖了,我们就趁这两天把毒剔出来。我待会儿去药房配副隔离的药,下针之前你先泡泡。”
  “好。”
  “到时候估计会很痛,你需要麻醉吗?”我收回手,帮他理好袖子。
  “麻醉?”
  “就是类似麻沸散,让你暂时失去知觉。”
  “不用。”
  “好。”对于这种把控力极强的人来说,想要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宁愿痛死,我表示理解。“那我就先走了。”
  “弹首曲子吧!”难得见谷主大人说话还带有情感的。
  “嗯?”但是我不理解。
  “你的回礼。”他看着我。
  我看了看手上的笛子,又看了看他“好!”我把笛子放回木盒然后在他刚才坐过的地方坐下,试了试弦,弹了一首《声声慢》。
  “青砖伴瓦漆
  白马踏新泥
  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月落乌啼月牙落孤井
  零零碎碎
  点点滴滴
  梦里有花梦里青草地
  长发引涟漪
  白布展石矶
  河童撑杆摆长舟渡古稀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寻寻觅觅
  冷冷清清
  月落乌啼月牙落孤井
  零零碎碎
  点点滴滴
  梦里有花梦里青草地
  青砖伴瓦漆
  白马踏新泥
  山花蕉叶暮色丛染红巾
  屋檐洒雨滴
  炊烟袅袅起
  蹉跎辗转宛然的你在哪里
  ”
  一曲毕。
  半晌后,半夏开始疯狂鼓掌,“阿止,你也好厉害呀!”
  不要太早崇拜我,以后你会更崇拜的。“谢谢!也没有很厉害。”给我小粉丝一个微笑,然后跟谷主大人告辞,“礼物送到,我先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