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二十九章 夜不归宿

第二十九章 夜不归宿


  在我将手向门的方向伸过去,即将打开门的时候,‘噌’的一声,旁边一把剑就横插在我和门的中间。
  我嘞个擦擦的,收回手,转身“什么意思!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咳咳咳~”气死我了。
  “你现在不能走。”这个端水擦汗的大面瘫举着剑开口。
  “姑娘稍安勿躁,在我们主子没有痊愈之前,恐怕要麻烦你暂时留下了。”银翼从外面推门进来,按下了大面瘫的剑。
  我气冲冲的走到正在喝茶的萧总裁面前,“你怎么说?也把我当成桥和驴吗?”
  “姑娘...”
  “闭嘴!你是他的代言人吗?”我一把把萧总裁的茶抢过来,仰头就喝了,“茶喝完了,可以说话了吗?我要回谷!”
  他抬头看着我,薄唇轻启“暂时不能。”
  “我说了你半个月能完全痊愈,大不了我每天都出来替你换药诊脉,你不信我?”我还要每天替谷主大人诊脉呢!何况我消失半个月,再回去还不得被俩师父混合双打!
  “信,但是...”“我的马车司机呢?”
  “姑娘放心,他现在和那爷孙俩在一起,只要他不做出格的事,我们会保证他的安全。”
  讨厌这个姓银的发言人,最好不要让我逮到机会,整到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气死我了,这群人真的是我回家路上的绊脚石,虽然我还没找到回去的办法,但是现在,我被气的头晕眼花。
  “我并不是心甘情愿留下的,你就不怕我再毒死你吗?就我的医术来说,我觉得你们防不住我。”
  “你不会。”总裁了不起呀!总裁就可以随便软禁人吗?更何况还不知道是哪个犄角旮旯跑出来的黑社会。
  气大伤身,我必须要吃点东西冷静一下,“我饿了。”
  萧老大转头看着我,半晌,“去准备吧!”
  “是。”
  “大宝、大宝爷爷和马车师傅他们也饿了。”不能只有我有的吃。
  “一并准备。”
  “是。”银翼退出去准备了。
  “我一夜未归,你就不担心天医谷会找过来吗?”就算南胥瑾不来找我,两位师父总该来关心关心他们唯一的贴心好徒儿吧!
  “衣裳上的血迹从何而来?”
  “我先问你的诶~”
  “......”
  得,一脸有恃无恐的样子,“自己吐的呗!我都说了我不经凶也不经吓,会吐血的。”眼神挑衅大面瘫。“所以你管好你的那些大兄弟们,看见我,都得微笑服务,小心别吓着我了。”
  萧老大顺着我的眼神看了一眼大面瘫,“月影,你先下去。”
  “是。”
  发泄对象被赶走了,对上萧老大,我又敢怒不敢言。两个人就大眼瞪小眼,虽然只有我在瞪他而已,人家淡定得很,一直瞪到银翼来送吃的。
  看着送上来的饭菜,想吃桃花糯米糕,“有桃花糯米糕吗?”
  银翼摇头“没有。”
  赫连康康我又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药记得熬上,他饭后要喝。”再也找不出比我还称职的医生了。
  “已经熬上了。”
  我随便巴拉了两口饭菜,就开始心不在焉的给萧老大夹菜。“你要多吃青菜,补充维生素;多吃鸡和鱼这种白肉,少吃猪牛羊那种红肉;多吃清淡的,少吃重口味的。”
  看他盯着我夹的菜发愣,“我夹的这些必须吃掉,吃完喝药。”说完,我就放下筷子坐到一边去了。我感觉自己身体温度又升高了,我确认自己发烧了,古代也没个体温计,不能确定到底是多少度。
  看着那边萧老大那边吃完饭,喝完药,又开始端茶倒水的,我给自己要了一杯冰水,虽然这种做法很危险,但是我得让自己保持清醒。
  喝完冰水,我霸占了萧老大的地主阶级椅子。我坐上去的时候,银翼眼珠子都直了,不停的看萧老大的脸色,然而看了也白看,萧老大没有给他任何回应,我就是坐了。
  “今晚你睡那儿,”我手指向另外一边,当初大宝爷爷那张床,现在被他们霸占后收拾的跟新的似的,满满的资本主义作风。“我就坐在这儿,要是你晚上发烧了,我能及时处理。”
  “不行。晚上你不能待在这。”
  “是你们把我强留下来的,我现在哪也不去,长在这把椅子上了。”为表决心,我把双腿也缩上去了,“而且,我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又不能把你怎样。”我现在的身体状况经不起折腾了。
  萧老大就那么盯着我,眉头皱的都可以夹死蚊子了。
  “姑娘,隔壁房间我们已经收拾好了...”
  转身不听银翼说话,就这么僵持了半个小时。萧老大吩咐银翼退下了,这场战役,以我的胜利告终。
  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迷迷瞪瞪的,高烧还没退,我感觉自己浑身都疼,眼睛都没力气睁开。耳边传来萧老大的声音,看来我还在四方村大宝家。
  “她如何了?”
  “她体内有一股很强大的内力,但是她自己似乎不能掌控,一直用药物压制着。应该是昨日她强制使用了,又没能及时舒缓它们,导致它们在她体内乱窜,否则我感受不到它们。”
  大面瘫月影的声音,没想到他还会看病。
  “难怪昨日见她时,衣服上有血迹,脸色那么苍白,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想来是在遇到我们之前,就已经这样了。”这个银翼,会不会说话,你才弱不经风呢!
  “你已替她平息真气,为何还会高烧不止?”
  “主子恕罪。”接下来就是砰砰下跪的声音,叫你们昨天欺负我,我就不醒,让你们多跪会儿。
  “主子,要不我们将她送回天医谷吧!月影毕竟不是大夫,这里暂时也找不到别的大夫。”欸!银翼总算是说了句人话,对,赶紧送我回去。
  过了好久,在我感觉自己又要晕过去了的时候,我被抱起来了,放进了马车里。我仿佛听见了大宝一直在叫我,一边大哭一边叫,我倒是想告诉他我还没死,别哭了,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然后是银翼嘀嘀咕咕的跟司机师傅吩咐了些什么,马车终于动了。我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解救自己出了‘牢营’,这点小毛病,回了天医谷分分钟就能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