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四十六章 出道

第四十六章 出道


  从那天以后,红姨就频繁地往小竹屋跑,来就算了,可是她每次来都会蹭饭,然后喝得酩酊大醉,羽竹储存的好酒几乎都被她牛饮了。
  喝醉之后就开始诉说春满楼的各种生意经,什么客人越来越少,什么家里的家当要败在她手上了,自己无颜面见祖宗之类的。
  说起来,羽竹在厨房这个领域上大有发展前景,为了配合我的刁嘴,他现在做出的菜已经堪称大师了,连红姨都想挖他去春满楼做饭。
  十月中的一个午后,羽竹外出看诊去了,我正在院子里抽考苍星的基础药性。
  红姨就推开院门进来了,一进来逮着我就问。
  “小止,你老实说,你跟欧阳大公子什么关系?我们春满楼的存亡就靠你了!”
  “欧阳大公子?谁啊?”红姨这神神叨叨的劲,弄得我跟救命天神似的。
  “接着说,三七。”不理她继续考苍星。
  “哎哟,姑奶奶~欧阳大公子啊,就是那天在春满楼替你解围那个。”
  “苍星,你进屋自己学去,我跟你姐有事情要聊。”她一边拉着我坐下,一边跟苍星说。
  “她不是我姐。”自从那晚过后,苍星对红姨没一开始那么排斥了,但是由于红姨老是来这儿烦我,所以他也没什么好脸色给红姨。虽然苍星平时就是一副老成的样子,总爱板着个脸。奈何红姨是个厚脸皮,总也没效果。
  看见我点头,他还是进去了。
  “你真不认识欧阳大公子?”
  我摇头,谁认识那个风流纨绔啊,长了一副专门拐带不懂事儿少女犯罪的脸。
  “你再仔细想想。”看红姨那样,不挖出点儿什么惊人内幕誓不罢休的感觉。
  “真的不认识,你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不送啊。”
  “那为什么他这两天老往楼里跑,还一个劲儿的打听你。”
  我捧着脸看着红姨“还能为什么?”这种风流浪子,自诩万花丛中过,除了猎奇心理,还能有啥!
  “说的也是,长成你这样,有点儿风流桃花也是很正常的事儿。欸,我说你真不考虑考虑,欧阳大公子是南国首富欧阳家的掌事人,他母亲是武林洛盟主的妹妹,家世可一等一。”
  “你要改行啦,青楼开不下去改当媒婆?”这种人能考虑就有鬼了,我要考虑也是考虑羽竹这种居家好男人好吗?
  “去,有你这么说话的吗?红姨还指望着你搭上欧阳家这条线,救命呢!”
  虽然不考虑这个欧阳的人,但是可以考虑他的钱钱嘛!南国首富?那应该属于超级无敌有钱的那种大肥羊咯!
  “红姨,如果我说,我可以让春满楼起死回生,站到南国乃至整个大陆的顶端,但是我要你春满楼的一半,而且以后春满楼的经营完全由我做主,你愿意吗?”
  穿越小说,经典情节,讲真青楼卖艺确实是个来钱轻松又大把的地方。不过,我的目标可不是在青楼卖卖艺,找找自己的真命天子就算了。我要的是建立一个古代的经纪公司,把偶像文化传入逐云大陆,带动粉丝浪潮开启逐云大陆的偶像元年。
  “你认真的?”
  “自然。”毕竟我得天独厚的条件摆在那。
  “好,只要你能救活春满楼,我都听你的。”我早说过红姨是个有眼光的人。
  “你这两天回去就开始宣传,你挖到了一个超级新人,只表演两个月,一共六场,三天后登台献艺,怎么大怎么来。我表演完第一次,之后每场都限制观看人数,提前三天开始售票,凭票入场。到时候你多请点保镖什么的,以防有人闹事,其他的就看我的吧!”
  “卖票?还限制人数?不是人越多挣的钱越多吗?而且,你只演两个月,六场,也太少了吧!”
  “物以稀为贵,眼光放的长远一些,这两个月保你挣得盆满钵满,两个月后的春满楼就不再是春满楼了。”两个月后的春满楼就会是我的。
  “好,信你一次,我这就回去办。”说完她就要走。
  “等等,你宣传的时候不要提我的任何信息,神秘一点。还有,之后介绍我的时候,我叫霁儿,不叫文雪止,我的真名保密。”这一搞大了,传到天医谷,我就不用玩儿了。
  “好。”
  红姨刚走,羽竹就回来了。
  “小止,我见红姨急匆匆的离开,可是出了什么事?”
  “是啊!要出大事情了。不过不关你的事,你现在面临的最大的事就是—我饿了~”
  “是,果真是我最大的事了,我这就去做饭,厨房还有些蛋黄酥,你先垫垫肚子。”
  “好!”蛋黄酥也是我教羽竹做的,虽然我只是动动嘴,但是他做出来的成品真的让我惊艳。蛋黄酥现在已经成我最爱吃的点心之一了。
  我这三天也没闲着,时不时指点一下苍星的医术,他也提出过要跟我学武,被我拒绝之后就安安静静学医了;跟羽竹一起研究新药,尝试各种配比,研发了好几种提高几倍药效的新配方。
  期间红姨来过一起,跟我说了说外界的反应,语气中不乏担忧,我把我准备好的乐谱交给她,让她宽心之后,她就又干劲满满地走了。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
  红姨下午就派了马车过来接我,我跟羽竹交代了一声红姨有事找我,晚上回来,没给他向我表示关心,陪同我一起的机会,就走了。
  为了保密,这次走的还是后门,红姨在门口等着我,一接到我就带着进了提前准备好的房间,开始换衣服上妆。所以我这次没有接收到上次的那些挑衅的眼神,不过,晚上应该不会少。
  按照我的要求妆容并不繁复,以出尘为主,服饰也以清冷飘逸为主。我这次走的就是高高在上的白莲花类型,让那些‘风流才子’求而不得,越想求。
  等台上的红姨介绍完毕,我手持玉笛,吹响《丽人行》的前奏,腰系白绦从天而降。这支玉笛质量差了点儿,当初谷主大人送我那支大概已经物归原主了吧!
  落地,伴奏乐起,虽然《丽人行》是齐舞,但是我一个人也能跳出一群人的气势。没想到有一天要靠这些当初被我嫌弃,不得不强制学习的东西打开我在古代的财路。
  我手笛所到之处,衣袂飘飘。一舞毕,台下鸦雀无声。
  等红姨回过神上台,对着我悄声“你可以啊!深藏不露!”说完,迟来的掌声总是爆发的很猛烈,一片欢呼叫好。
  “效果有了,我就先走了。”我也悄声对红姨说完,转身下台。
  果不其然,顶着一众客人的叫好挽留声下台,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就从四面八方向我投射过来。
  还有不开眼的试图伸脚拌我,结果反被我旋身一推,摔了个四仰八叉。这些跳梁小丑不用我理会,自己就会给自己招来祸端,我不急着收拾她们。
  趁红姨被缠着脱不了身,我换了衣服卸了妆,让接我来的车夫赶紧送我回去了。免得后面要听她兴奋地唠唠叨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