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四十七章 大金主

第四十七章 大金主


  此役之后,春满楼霁儿姑娘的大名快速席卷了整个南京城。
  春满楼的生意也蒸蒸日上,红姨每次再来的时候也都春风满面,完全看不出来几天之前的她还是一副借酒消愁的愁苦模样。
  而我,虽然每次表演结束都有人企图把我拦下来交流交流感情,但是也每次都无功而返。还有些颇有脸面的人找到红姨那边,红姨找过我几次就被我怼回去过几次。
  时间一天一天过,春满楼热度不减,今晚也是我的倒数第二次演出了。
  演出结束,原本定好在后门巷子等我的马车却不见踪影,红姨以为这样我就回不去了吗?真是天真。
  我正打算溜达回去顺便练练我的踏水无痕的时候,红姨从楼里出来,一把抱住我。
  “姑奶奶,你今晚暂时不能走。”
  我挣开她之后,还没说话她又开口了,“我知道,你不见任何客人,我也知道这是我们之前说好了的。但是,今晚这个客人不能不见哪!”
  “什么身份?让你怂成这样。”我抱手看她。
  “他可是你出演以来最大的金主,你挣得的打赏三分之一都从他那来。求你了,不能不见。”
  “你上次也跟我说欧阳占了三分之一,可你也没有低三下气到这种程度,难道真的不是因为今天这位比较不好惹?”
  “小止~”她拽住我的手撒娇,一把年纪了,弄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真的不知道他什么身份,但是不好惹很多。我保证,见完他立马让人送你回去。”我甩开她,她接着说。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断了自己的‘钱’途。”说完我就抬脚朝楼里走。
  “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小~”我瞪她一眼,她才改口“霁儿,嘿嘿!”笑得很是狗腿。
  “赶紧带路。”我没好气的嗔她。
  她带着我到了二楼的一间房间外面。
  “公子,霁儿姑娘来了。”她敲了敲门然后说。
  不一会儿,门就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严肃正经的人,一身的侍卫装扮。他放我进了门,但是把红姨拦在了外面。
  我看了眼屋内的人,示意红姨没事儿,让她做自己的事儿去。
  我朝着那个人走过去,他就摇着他的扇子笑着看着我。我也不管不顾,走过去就在他旁边的位子坐下,开始吃点心喝茶。,他不开口,我也不开口。
  “霁儿姑娘?”他停了扇扇子,笑着问我。
  我慢悠悠地吃完手上的点心,拍干净手上的糕点屑,喝了一口茶,润润口。他就那么一副宠溺看着我做完这一切,也不催促我,脸上没有任何不耐烦的表情,搞得像我们之间的关系有多亲密一样。
  我也笑着点头,“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在下姓楚,名湛扬。”
  “楚公子?那楚公子在要求见我之前,可有打听清楚与我聊天是要按时辰收费的。”
  “哦?怎么说?”
  “百两银子半个时辰,从我进门开始计时,不知楚公子打算聊个多少钱的?”
  “哈哈哈!霁儿姑娘倒是生财有道。”
  “楚公子过奖,毕竟我一个姑娘家的独自在外,只有钱才是最实在的,对吗?”
  他拿出一千两银票,放到我面前“可够?”
  我把银票收好,“不好意思,我们不提供包夜服务,也不提供找零服务。既然收了楚公子的银票,就陪你聊半个时辰吧!”
  “半个时辰?在下可是出了十倍的价钱。”
  “那就多谢楚公子慷慨了。”坑的就是你,既然身份不凡,还来青楼,不给我多送点钱,我都觉得对不起你。
  我用手表时刻记着时间,他沉默了个五分钟,才再开口。
  “霁儿不是南国人吧?”
  “不是。”我瞟他一眼回答。
  “为何会到南国来?”
  “孤身女子,流落青楼,还需要理由?”
  “孤身女子?那霁儿跟羽先生和那位苍姓小公子是何关系?”
  我定定的看着他,看了大概三四分钟吧!
  “亲人。”我说。“公子没事儿还是多扇扇扇子吧!”闲事莫管,人更是。
  “没看出来,霁儿倒是个重情义之人。”
  “我也没看出来,楚公子眼神挺不好的。”我是那么容易被怼的吗?
  “霁儿如今在南京城声名鹊起,将来可有何打算?”
  “我不过是个小女子,倒是劳烦楚公子操心了。”这家伙怀疑我?看来他的身份确然不简单。
  “在下倒是有惜玉怜香之心,就是不知道霁儿给不给机会了。”
  我还没说话,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随即一身珠光环佩就映入了眼帘。
  “湛扬不够意思啊,居然自己一个人来了这儿,霁儿姑娘今晚的表演结束了吗?我生意上出了点事儿,外面又下了雨,没来得及过来。听红姨说她只有六场演出,今儿都第五场了,没看着真是可惜。”人都没看,就自顾自的一边摘披风一边说。
  我旁边的人又开始打开扇子摇啊摇,并不说话。
  “承蒙公子抬爱,既是可惜,还请公子下次赶早。”
  听见我的声音,他抬起头在我和楚湛扬之间梭巡了一下,“还是湛扬面子大。”说完在我对面坐下。
  “想来不是楚公子面子大,而是那位朋友够严肃。”我抬手指了指楚湛扬的侍卫。
  “是够严肃。”欧阳视线随着我的手看见了那位侍卫,笑着说。
  “二位公子慢慢聊,我就先告辞了。”下雨了,我不早点回去,苍星跟羽竹该担心了。
  “半个时辰可还未满,霁儿就要走?”楚湛扬摇着扇子说。
  “霁儿?”欧阳笑念的一声,然后说“我刚坐下,‘霁儿’就要走,这是何道理?”
  “自是有我自己的道理,时间就是金钱,想来楚公子的时间该是很贵的,我既收了公子的钱,就不浪费公子的时间了。”
  说完就推开门走了,那个看起来严肃的侍卫也并未阻拦我。出门拐角就看见红姨鬼鬼祟祟的躲在那张望。
  我走过去,“外面下雨了,赶紧备车送我回去。”然后径直下楼。
  “欸,你们聊了些什么?我刚刚看见欧阳大公子也进去了,怎么他刚进去你就出来了?”
  我回身瞪着她。
  她一边躲避我的眼神一边说,“备车,我这就去让人备车送你回去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