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四十八章 古代的建筑工程师

第四十八章 古代的建筑工程师


  我顶着一路瓢泼到小竹院儿的时候,羽竹和苍星就撑着伞站在小院儿门口等我。这种有人等的感觉非常好,让我觉得在这异世,我真的有了家人有了家。
  “怎么回来这么晚?”我一下马车,羽竹就开口问我。
  “红姨那有点事儿耽误了一下。”
  “吃过晚饭了吗?”
  “没有~”我可怜巴巴的说。
  “快进去吧!外面冷,我去做饭。”
  苍星除了我下马车的时候,上来给我撑了伞,后面一句话没说,把我送进屋内,就出去给羽竹帮忙了。
  等饭菜上桌,他还是不跟我说话。这个小屁孩儿,我就回来晚了一会儿,生的是哪门子的气。
  桌上摆了三份餐具。
  “你们也没吃晚饭?”我问。
  “你往常出去,都会回来吃晚饭,今晚没回,外面又下了大雨,我们担心你。”羽竹给我夹了一筷子我最爱的鸡汁笋丝,说。
  “对不起。以后我要是没回来吃饭,你们就吃你们的,不用管我。”不要对我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太好。
  羽竹摇了摇头,笑着说“快吃吧,吃完早点休息。”
  苍星还是一言不发,埋头吃饭。
  我夹了一筷子菜放到他碗里,“苍星,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了。”
  “我没生气。”他闷声回答我。
  “可是你对我冷着脸了~”我们之前说好的,你不可以冷脸对我,我表示委屈。
  听到我的话,苍星停了筷子愣住了,半晌才抬头看着我“对不起。”
  “以后不可以这样了。”我赶紧蹬鼻子上脸。
  “你也是。”他也跟着接话。
  “好了,先吃饭。”羽竹无奈的接话。
  十天后,我最后一次登台。
  听红姨说,这次外面已经把我的票炒出了天价,但还是一票难求,在这一行整个南京城没人可以与我比肩了。
  黄牛炒票是要不得的,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就容忍他们一下。等以后我的事业步入正轨,就要从源头上隔绝他们。
  既然是最后一次演出,我在一首古筝版的《春江花月夜》之后还附赠了一首《送别》。
  楚湛扬和欧阳来了,这次就坐在台前离我最近的位置。我一抬眼就看见了他俩,一个依旧摇着扇子看着我笑,另一个就拿着酒杯小口小口的喝着。
  我无视他俩,表演完就走了。
  后来红姨来找我的时候,我用这两个月我从春满楼赚的所有钱和南京春满楼的三分股份,将春满楼从红姨手上买了过来,成了春满楼幕后的老板。
  红姨还调侃我,说自己有人接班了,只是我这个年纪就去当老鸨,可惜了。被我几个白眼瞪走了。
  春满楼的事儿,告一段落了,我的正经事也该捡起来了。
  跟羽竹打听了南京城东郊城隍庙的具体位置,我也该自己先去摸索摸索了。
  现在已经快到一月了,外面寒风呼呼的吹,倒是没有下雪。上午我要出门的时候,羽竹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早点回去,把我整个人裹得跟个球一样才让我出门。
  虽然春夏秋冬对我来说,并没有区别了,我可以用内力调节自身体温,但是我还是很享受这种感觉,这样才是生活。
  我向着羽竹告诉我的东一路出发,尽量保持自己走的是直线,挑的也都是没有人的小路。结果命运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物尽其用,老是给我安排这种发挥**精神的机会。
  前面又是以多欺少的群殴场面,还是一群武力值小于十的丐帮帮众欺负一个武力值为零的男子,这个世界无时无刻不在告诉我弱肉强食的生存道理。
  我躲在暗处用真气一阵装神弄鬼,吓跑了那群丐友,然后就剩一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青年男子出气多进气少的躺在那儿。
  “你没事儿吧?”我走上前蹲下问他。
  他闭着眼睛,摸了摸怀里的木质结构,松了口气说“没坏。”
  我给他喂了一颗回元丹,然后观察了一下他抱着的木质结构,应该是一个小型建筑的模型,做得很是精巧,上面还有不少小机关。
  我把他扶起来,找了棵树让他靠着。
  “谢谢你。”他道完谢,睁开眼睛看到我,然后一把拂掉我扶着他的手,“姑娘,男女授受不亲,多有冒犯,实在是不好意思。”
  现在才知道我是女的?刚刚问你话的难道是个男的吗?
  我没好气的开口问他,“木匠?”
  “算是吧,我是做建筑的。”他一边仔细检查他的模型一边回答我。
  古代的建筑工程师?
  “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我也不知道,许是他们没钱了想找我要,但是我也没钱,所以他们就打我了。”
  “哦。”这人看起来傻乎乎的,我还是找我自己的城隍庙吧,答应了羽竹要早点儿回去的。
  “姑娘等等我。”我起身走,他也起身跟着我走。
  “你跟着我干嘛?”我停下转身问他。
  “姑娘,你刚刚给我吃了什么?好厉害呀,我现在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他抱着自己的模型,眼睛发光的问我。
  当然厉害了,那可是回元丹,只剩一口气的人都能救回来的药,要不是我这次出门身上只带了这个疗伤的药,我才舍不得浪费在你身上。
  “药。”我回答完他,继续往前走。
  “好厉害的药啊,姑娘你是大夫吗?”他继续跟着我。
  “你别跟着我了。”
  “那怎么行,姑娘方才救了我,又给我吃了那么厉害的药,我还没报答姑娘呢!”
  “不用报答了。”
  “不行,我师父教过我,有恩必报才是大丈夫所为。”
  真是一个玩木头的木头脑袋。
  我再次停下,转身,他一个急刹车差点撞我身上,怎么还有点小白花的气质呢!
  “你知道城东城隍庙在哪吗?”
  他点头“我知道,姑娘要去吗?我可以给姑娘带路。”
  我也点头,侧身让他走前面。
  “小木匠,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千修,我师父希望我什么建筑机关都能修,所以给我起名千修。”
  “你师父是谁啊?”
  “我师父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木质大师。”
  “那他人呢?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他去世了。”
  我愣了一会儿,“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我不难过,师父说了他会在另一个世界陪着我看着我的。”
  “嗯,你师父说得对。而且,我师父会陪着你师父的。”
  他停下来,转身问我“你师父也去世了吗?”
  我点头,“他也去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美好的世界。”
  他也点头,然后转身继续带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