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四十九章 闻问离弃

第四十九章 闻问离弃


  走了没一会儿,千修指着前面枯草丛生摇摇欲坠的断瓦残垣告诉我说到了,城郊的城隍庙果然十之八九都逃脱不掉废弃的命运。
  “你就在这儿等着,我进去看看。”
  “这儿都荒废好久了,你进去干嘛?”
  “大人的事儿,小孩儿别问。”
  交代千修站在原地别动,我就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进去了。
  踏进庙门,我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座庙十分的表里如一,外面看起来有多破,里面还真就有多破,只有正殿供奉的城隍爷身上还有一块完整的遮羞布。
  我按照裘师父说的,在城隍爷面前的供桌上刻了一只鹰的图案,就等三天后再来看看看这只鹰能给我叼来什么样的好部下了。
  出了庙门,千修真的还在原地,蹲在地上捣鼓他的模型。
  “我要回去了”我走到他面前。
  “好啊!”他站起来,“走吧!”这家伙什么意思,不会赖上我了吧?
  “你怎么不走啊?”他看我站着没动问我。
  “你,什么打算?”
  “报恩啊。”
  “你帮我带了路就算是报完了,不用再跟着我了。”说完,我就绕过他径直走了。
  “那怎么行!陌生人我也会给他带路的,这不能算!”他跟上来。
  “那你打算要怎么报恩?”我回过头问他。
  “恩.....我还没想好,你想让我干什么都行。”
  “包括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我好笑的看着他。
  “当然不是。”他不确定的问我“你不会让我做这些的对吧?”
  我转头继续走,轻描淡写的吓唬他“你要是还跟着我,那可说不定。”
  他不说话,但还是低着头一直跟在我后面,我走他走我停他停。
  走着走着,我发现有点不对劲,怎么越走树林越茂密了,越走越没有路了。我瞟了一眼后面跟着的人,看来想要按时回去,暂时还不能甩掉这只跟屁虫。
  “呃,千修小木匠,你还记得我们来的时候的路吗?”我停下来问他。
  他抬头看了眼四周,然后又低下头轻微地点了点,“记得。”
  “那你现在再帮我带一次路,我就不让你去杀人放火了。”
  他猛地抬起头“真的吗?”
  看见我点头,他掉头就走,“跟上。”小屁孩儿太好骗了,能在这个社会活到现在也真算是个奇迹。
  我一边描述他一边带路,总算是赶在太阳下山之前,到了小竹院儿。
  “这是你家吗?”他见我推门进院儿,问我。
  “不是,我现在是要进去打劫。”
  他听完窜到我前面拦着我,“这样是不对的,你不要去了。”
  “我很穷的,不去的话,就会没饭吃,会饿死的。”
  “我会赚钱买吃的给你,你不要打劫了。”这朵小百花真是傻得可爱。
  “小止?回来了,洗洗手准备吃饭。”羽竹的声音从院内传来。
  “我要打劫。”我拂开千修拦着我的手,对着院内的羽竹说。
  “好,先吃饭,吃完饭你看看要劫什么可好?”羽竹宠溺的笑着说。
  我走进院儿里,千修没跟上来,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还呆那儿干嘛呢?你不饿吗?”
  “你从哪捡回来一个傻子。”苍星拿着碗筷从厨房出来,吐槽我。
  “没礼貌。”我上去照着他的脑门儿就是一个爆栗。
  “我不是傻子,我叫千修。”千修反应过来,反驳苍星说。
  “哦。”苍星瞪我一眼进了屋。
  羽竹打量了一会儿千修,狐疑的盯着我。
  “他在路上被人群殴,我碰巧路过所以救了他。”羽竹一副不太相信的眼神还盯着我。
  “不信你问他,我今天出门之后都没吃过东西,好饿啊~”委屈巴巴。
  “外面冷,别站着了,进屋吧!”羽竹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对千修说。
  千修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回答羽竹“那就打扰了。”抱着自己的模型就走了进来,跟着我前后脚进了屋。
  “又救了一个亲人?”我一进屋,苍星就冷嘲热讽的对着我说。
  “我不是她亲人,我是来报恩的,你是她弟弟吗?”千修接了话。
  “我不是她弟弟。”苍星冷着语气说。
  看着苍星炸毛的样子,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哪来那么多亲人,放心,我就你这么一个弟弟。”
  “我不是你弟弟。”他小声的嘟囔着反驳,我就当没听见,专心吃自己的饭,叛逆期的少年真难搞。
  “千修?”得到肯定的回应之后,羽竹继续开口“你身上的伤看起来挺严重的,你吃完饭我再帮你看看。”
  “我给他吃了回元丹,那些都是皮外伤,你帮他上点儿药就好了。”
  千修听到我们的对话,狼吞虎咽之余还点头肯定了我的话。
  然后,羽竹的小院儿就又迎来了一位住客,在苍星的无效反对下,跟苍星住在了一间房间里。
  三天之后,我又打早出了门。走之前,苍星给了我一袋点心,还嘱咐我,不要在路上乱捡人回来了。
  等我摸索着到城隍庙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
  庙里有人,根据气息判断,还是四个高手。看来,这只不会飞的鹰还真给我找到了人,这么多年了,编制还完完整整的。
  我准备推庙门的时候,还听到里面有人在抱怨这么冷的天,我把他们招来,自己还迟到。
  推开庙门,迎接我的是一道刀影,来势汹汹很是霸道。要是以前的我,肯定被打的半条命都落在这,不过现在,我抬手一挥,就轻易的化解了。
  正殿里四位男子,有一对双胞胎,看起来都不过二十六七的样子,对着我的态度可算不上友好。顶着他们审视猜度的眼神,我走到供桌前,伸手抹掉了那只鹰,然后坐了上去。
  “四位倒是比我想象中年轻。”我逐一打量了一遍他们,说。
  “姑娘年纪轻轻,却有如此深厚的内力,才是我辈翘楚。”其中一个吊儿郎当的人说,听声音就是嫌我来的迟那位。
  “桌上的鹰可是姑娘所留?”双胞胎中的其中一位开口问。
  “嗯哼,一个死乞白赖非要当我师父的老头儿教我的。”我满不在乎的回答他。
  “他人呢?”双胞胎的另一个追问。
  我认真环顾了一下他们四个,回答“找我师娘去了。”听到我的话他们明显都一愣,然后齐刷刷地跪了下来,朝天地一拜。
  “那姑娘此行所为何事?”拜完,头一个双胞胎又问。
  “我此行的目的就看四位的意愿了,是否还初心不改,是否还忠于云崖。”我掏出焚天令,绕在手上状似不经意的甩了甩。
  看到令牌的一瞬间,双胞胎首先对我抱拳行礼“不离不弃听候宫主差遣。”
  “莫闻听候宫主差遣。”然后是,抱着把刀一直站在一边,除了我进来的时候对着我砍了一刀,后面一句话没说的人。
  “欸,我说你们,这也听话的太早了,有没有点儿骨气。”吊儿郎当的人见状,说道。
  “打不过。”莫闻开口道。
  “那你想要怎样?”我对着唯一剩的人,释放压力的问。
  他脸色当即一变,“不敢不敢,只是宫主来的有点晚了,我饿了。”
  “早说嘛!”我收回压制,把苍星给我准备的点心扔给他,我又不是故意来晚的。
  “谢宫主,莫问听候宫主差遣。”说完就打开点心开始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