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六十章 西征之路

第六十章 西征之路


  我们到王府门口的时候,就看见队伍前面,萧城正一脸冷漠不耐烦的样子,对着他面前满面春光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的一位中年男子。
  就听见萧城一声令下,“时辰到了,出发。”
  我和月影就跟在队伍后面,大概是因为我们俩从王府里出来,也有可能是他们认识月影。反正我们俩混入队伍,没人阻拦我们。
  跟着队伍刚出城,萧城就骑着马从队伍最前面跑到了最后面。
  “主子。”萧城一下马,月影就急着问候他,还主动过去接过了萧城手上的马缰绳。
  “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自己昨天跟我说你今天要启程征乌桓的吗?”
  他看着我一声不吭。
  “而且我问你出发的时间地点,你也都告诉我了,又没说不让我来。”
  “我此次是去征战,危险重重。”
  “我知道啊,但是我现在来都来了,要我回去是不可能的,你的王府你都不在,我在那干嘛!谁让你昨天话都没说完就走了。”
  “昨日......”我等了半天没等到他的下文。
  “队伍都要走远了,你打算还要在这跟我聊多久。你就当队伍里新收编了一名军医嘛,我的医术你知道的,可以救很多人。”
  “你跟着押粮草的队伍,就坐在粮草车上,不可以离开月影的视线。”
  “yes,sir。放心吧,赶紧回去当你的头头。”
  他一脸古怪的看了我一会儿,用轻功带着我追上队伍,把我交给押运粮草的那个队长之后,就回到队伍最前面去了。
  “小兄弟,你跟咱们元帅是什么关系啊?”我刚坐下,屁股还没坐热,队长就一脸憨厚的朝着我开口了。
  “哦,我是新来的军医,医术很好,所以比较得元帅看重。”
  “军医啊,真了不起。我阿爸说,懂医术的都是在跟阎王爷作斗争,是很厉害的人!”跟在粮车边上的一个黝黑黝黑的青年接话。
  “你既然是军医,怎么来了我们粮草队呢?”另外一边的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问我。
  “粮草队是全军最重要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元帅让我待在这儿,应该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吧。”
  “小兄弟说的没错!呃....不好意思,军医。”队长被我的一句话说的亢奋了。
  “没关系,你们叫我阿止就行。”
  “阿止兄弟,我看你长的一副白白净净文文弱弱的样子,在这军营里,肯定容易被欺负。我叫阿牛,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只管跟我说,我肯定帮你揍他们。”车后面一个长得很壮,很大只的人开口就要罩我。
  “没错,要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只管跟我们说,我们肯定帮你。”那个黝黑的青年又开口了。“我叫虎子,咱们队长叫金大柱,那个瘦高个叫马龙,还有那个话很少的家伙,你叫他哑巴就行。”说着他抬手指了指阿牛后面那个人,刚才被那么大只的阿牛挡住了,我完全没注意到这个人。
  “好,谢谢你们,要是有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你们也尽管开口。”
  身边跟着这么几个奇葩队友,我一路上也不会无聊了。我在粮草车上跟他们说说笑笑,月影虽然没出来,但我能感觉得到,他就在不远的地方跟着。
  中午时分,队伍经过一片密林,萧城传令让军队停下来整顿休息,吃午饭的时候。我听见密林里杂乱的脚步声,就知道月影的工作时间到了。
  这么明显的动静,我不信萧城察觉不到,他会安排在这里休息,显然是想引蛇出洞。
  “阿止,这边。”虎子朝我招手,正好押粮队的人都坐在一起吃午饭,我也走过去跟他们坐在一起。
  接过虎子递给我的干粮,我开口对他们说“等会儿吃完饭,就待在这儿守好粮草,哪都不要去。”
  “发生什么事了吗?”金队长问我。
  “没事儿,只是粮草是我们军队的重中之重,我们在这种密林里休息,最容易出盗匪了,就怕万一嘛!”
  金队长点点头,“还是阿止考虑的周到,咱们赶紧吃,吃完就去守好粮草。”
  我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手上的干粮,这个馕实在是太硬了,为了让它能长时间保存,里面什么调料都没放,吃起来特别没滋没味儿。
  就在我还在与手里的馕作斗争的时候,萧城从背后给我递了一个水壶。
  “谢谢。”我接过水壶就猛灌了两口,我自己带的水,早就在路上喝光了。
  “元帅。”“元帅。”“元帅。”此起彼伏的问好声。
  萧城对他们点点头,然后对我说“一会儿就待在这里,哪都不要去,月影就在不远的地方守着你。”
  我点点头,继续啃馕。
  “阿止军医刚刚说了跟元帅一样的话,阿止军医你也太厉害了。”虎子这波彩虹屁来的猝不及防。
  “何意?”果然,萧城开始问。
  “就在元帅来之前,阿止军医也叫我们吃完饭就待在这里,哪都不要去。还说像这种密林最容易出盗匪了,让我们一定要守好粮草。”
  “你还不回去吗?”不能放任他俩在这儿继续聊下去,让萧城赶紧走。
  他点头,“注意安全。”
  “好。”我回答完,他就走了,看来他是准备在这里干一票大的了。
  萧城走后没多久,一群黑衣人从密林里冲了出来,这次这群人高级一点,不是黑面巾蒙面,而是带着面具。
  那些人一冲出来,月影就挡在了我前面。我往押粮小队那边靠了靠,让月影帮他们也减轻点压力。
  这场战斗因为萧城的提前算计,迅速就结束了,不过还是有不少人受了伤。战斗一结束,萧城就吩咐原地安营扎寨,休整那个一个晚上,明日再出发。
  无视眼前血流成河的场景,我投入了伤员救治的行列。押粮队的虎子也受了点伤,不算严重,上点药包扎一下,几天就能好。但也有被砍断了胳膊,砍伤了要害的。
  因为药品有限,通常遇到要害受伤,血流不止的,如果军医们通通束手无策,那么那位受伤的士兵就会被放弃。可是,这次我来了,我就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我找萧城要了一套银针,专门为严重的病人施针止血止痛,然后配合伤药的内服外敷,至少要让他们能坚持到明天萧城派人送他们到最近的城镇修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