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六十二章 丧尸蛇毒

第六十二章 丧尸蛇毒


  这场战斗以萧军的胜利告终,今晚的营地里,除了军医处,其他地方都是一片欢腾。我能从送来的伤兵数量和伤势判断,这场战役赢得并不轻松。
  有不少伤员都处在二十四小时观察期,我这两天估计又要住在营地里了。
  庆功宴的同时,萧城派人对营地里的所有人秘密进行了排查,看来他也意识到了,今天白天的乌桓进攻并非是偶然。
  只不过,恐怕不是抓了几个营地里替人办事的小喽啰,这种情况就能解决的了的。怕只怕,幕后之人空有狼子野心,却没脑子想想引狼入室之后的解决办法。
  我在营地里待了两天,萧城也在营地里待了两天,我这两天没怎么休息,但是据说他两天两夜没合眼,我除了让人给他送一些提神醒脑补气养神的药丸,也帮不上他其他的忙。我本就是一个外来人口,不该参与这个世界太多,尤其是国家的政事。
  凰楼和天阙宫已经是很出格的事了,因为我一直坐在幕后,至少不是用我的名义行事,我还能稍微自我安慰一下。
  两天过后,所有的重伤员都脱离了危险期,我也就完成了现阶段的任务,收拾收拾就带着月影回了元帅府。
  我原本以为,这次可以好好休息几天,补足这两天消耗的元气。可是,等我刚洗完澡换完衣服,头发都没等擦干,军营那边又来人了。
  银翼今天一早带人出城去查探,结果在延谷一带遇袭。
  对方没有多少人马,银翼他们想要歼灭对方,结果不知道从哪窜出来了一群蛇,我方几乎全军覆没,银翼带着几个人逃回了营地,但是都被毒蛇咬伤了,现在所有人昏迷不醒,军医处的军医们也都束手无策。
  我赶到军医处的时候,帐篷前面围满了人。萧城就站在帐篷门口,只是两天半没见而已,他倒是憔悴了不少。
  “人呢?”
  “里面。”他侧身给我让出一个路口。
  “别担心,相信我。”进去之前,看见他那样子,我没忍住,安慰了他一下。
  帐篷里,所有被毒蛇咬伤的都在里面,一共七个人,银翼就躺在最里边儿。
  我赶了一些干站在里面,没事儿做还跟病人抢氧气的医护人员出去,然后开始查看每个病人的伤口。
  是很明显的毒蛇咬伤,但是伤口处的表皮组织完好,内里却已经溃烂了,一直不断的有脓血从蛇牙口处流出来。
  每个人被咬的部位也不一样,但多在手,脚等远心端的部位。看来这也是他们能坚持到回营地的原因。
  “我们对他们进行了一般蛇毒的治疗,完全不起效果,反而让毒素扩散地更快了。”现场的一位老军医跟我说了说情况。
  用药物会起反作用?看来在弄清楚具体情况之前,不能轻易使用药物治疗了。
  我依旧用银针先护住了他们的心脉,再封住了伤口毒素蔓延的的几处穴位,延缓毒素的蔓延速度。但是这样也拖不了多久,当务之急还是要赶快找到克制蛇毒的办法。
  处理完伤口,我出帐篷,萧城还站在原地。
  “怎么样?”见我出来,他开口问我,平时冷漠的语气里掩藏着浓浓的疲倦。
  我摇摇头“不太好。具体到底是什么情况?”
  “早上我派遣了三支小队从不同的的方向去探查,另两支都平安回来了,只有银翼他们这支队伍遭到了袭击,损失惨重。”
  “为什么会突然被蛇咬?”
  “他们遇到的那支队伍中有一个会以笛音控制蛇类的驭蛇人。”
  以音律驭蛇?我这还碰到了同行?
  “延谷一带有西部难得一见的茂密树林,适合埋伏,加上他们有驭蛇人,通过树林隐藏隐藏蛇类,最容易不过。”萧城走了一波分析。
  “不见得,你也说了,延谷一带树林茂密,我猜那里就是那群蛇的栖息地。那个什么驭蛇人,只是把蛇从林子里调出来而已。从伤口和毒素判断,这类蛇应该是极其稀有的。”
  “可有解决办法?”
  “我想去延谷探探。”
  “不行。”
  “解毒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拿到毒药,他们的情况经不起我慢慢尝试。”
  “若是如你所说,延谷是那蛇的栖息地,太危险。”
  “我自己本身就是用药的,我不会让那东西有机会伤到我的。”
  “若是驭蛇人就在那一带,蛇便没有自主意识。”
  “你哪来那么多若是?这不像平时的你。再说了,你不是让月影跟着我呢嘛!”
  “我与你们同去。”
  “不行。你是军中元帅,怎么能随便就离开营地,这叫擅离职守。”
  “明日辰时出发。”他没有留多余的空间给我反驳,就丢下这么一句命令式的句子。
  “你!...”
  “不好了,有一个病人醒了,小张去查看他的时候,被他咬了。”我话没说完,帐篷里就冲出来一个护工对着我们喊。
  人咬人?没听说过被哪种蛇咬了还有这种后遗症,丧尸病毒?这么玄幻,这个世界貌似不是这种设定吧!
  萧城听到这个消息,一马当先的冲了进去。帐篷里面兵荒马乱的,我进去的时候,就看见那个发狂的病人被萧城反手擒住,按在了地上。他双眼通红,张着嘴嘶吼,嘴里还在滴血,应该是被他咬了的那个人的血。
  上前一阵针把他扎晕了,被咬的那个人伤在手臂,此时伤口已经有点隐隐发黑的趋势,这种蛇毒居然还可以通过人体传播。
  我先用我自己提炼的浓缩酒精给他消了毒,然后撒了一些治疗外伤和去除蛇虫咬伤毒素的药粉,但是他体内的蛇毒仍然在扩散。如果这种蛇毒能通过人体嘶哑传播的话,那就真的跟电影里的丧尸病毒异曲同工了。
  为了防止其他的病人也乍起伤人,我把剩下的每一个病人的穴位都封住了,包括刚刚被咬伤的小张,让他们能多睡一会儿是一会儿。
  帐篷外面萧城也安排了士兵把守,除了医护人员,任何人不得进入这个帐篷,医护人员每次也必须要三人以上同行。
  “不能等明天辰时了,我们现在就去。”等萧城安排完,我跟他说。“就我们三个去,速战速决。”
  他考虑了一会儿,又将一些事情交代给他的副将之后,他就骑着马带着我往延谷方向去了,后面月影也默默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