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我在古代走上人生巅峰 > 第六十四章 谷主大人来了

第六十四章 谷主大人来了


  混沌阵里飞沙走石,进来容易,出去难。
  接连几天没有休息,刚刚又一次性消耗了大量的内力,跟他过了几招之后,我已经明显能感觉到体内的真气有点不太听话了。
  利用阵法,我十招把他搞定,然后在一片混沌中,走出了大四象混沌阵。视线明朗,我看见萧城就站在不远的地方死死地盯着我这个方向,可能是刚醒过来的原因,气色还很苍白。
  他是坐着马车过来的,乘着马车上战场,像一个十足十的昏庸之人。
  看见我走出来,他也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看他冷着脸的样子,大概是生气了。我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掏出之前从他床头拿走的帅令,递给他。
  “搞定,物归原主。”我笑着跟他说。
  他没接令牌,看了我半晌,“下次...”他刚开口要跟我说些什么,我侧身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一瞬间,意识跟支撑身体的能量同时迅速流失,很快就失去了知觉,朝着萧城的方向晕倒了,这种明知即将发生什么,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太差了。
  后面听银翼说,萧城醒来的时候,听说我拿了他的帅令带兵上了战场,脸色立马就冷了,他当时还以为自己和月影立马就要交代在那儿了。
  后面不管他和月影的劝阻,硬是强撑着要上战场,他们只能安排一辆马车送他过来。
  我晕到的时候,萧城整个人都愣住了,只能下意识接住我下坠的身体,顾不得自己身上还有重伤,一边大叫着军医,一边抱起我就往马车上跑。他还重来没见过萧城那么惊慌失措,一副害怕自己即将失去什么最珍贵的东西的样子。
  等我醒过来已经是五天以后了,这五天,萧城除了处理启堡镇的后续驻守问题,就是待在帐篷里看着我发呆。
  启堡镇一站大捷,第二日阵法停止运行的时候,启堡镇城门前,躺着的都是乌桓兵的尸体,驻守启堡的乌桓兵几乎全军覆没。靠着启堡镇的药材粮食储备补给,暂时缓解了梁城大营药材告罄的燃眉之急。
  但是,西京那边一直拖着迟迟不理会萧城上交的增加药材补给的公文,梁城营中的药材数量还是撑不过十天,毕竟接下来要将乌桓打的彻底没有还手之力,就还有好几场硬仗要打,伤亡肯定不会小。
  萧城让军医们在休战期间带着士兵们进山采药,但也只是杯水车薪。
  内伤恢复起来十分缓慢,我刚醒来的时候,意识也并没有很清晰,只能隐约感觉得到有个女子发现我醒了就跑出去了,之后萧城就进来了,还浩浩荡荡带了几位平时与我比较相熟的军医。
  他们一进来就开始对着我望闻问切,然后对萧城说了几句话就退出去了。
  再过了一天等我意识稍微清醒些的时候,那几位军医又来了,只是来的匆匆走的也匆匆。
  我猜我的身份大概是暴露了,否则那几位平时一有空就来找我讨教医术的家伙,这会儿给我检查的时候,眼睛都不敢看我一眼。
  萧城的伤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躺在床上还不能起来,他已经能来去自如走路带风了。他也是够明目张胆的,居然把孙婶儿叫到大营里来照顾我。
  现在的我很是嗜睡,中午我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帐篷外面的声音倒是很热闹。
  孙婶儿进来跟我说,“天医谷来人了,还带了大批的药材过来。这会儿正在外面跟王爷对着呢。”
  天医谷?怎么这个时候来人了,而且天医谷超脱三国之外,这会儿却给萧国军队送了大批药材。我绝对不相信是南胥瑾闲得无聊,突然觉得民族存亡,匹夫有责了。
  “你知道天医谷来的人是谁吗?”我问孙婶儿。
  “不知晓。”孙婶儿摇头。
  “麻烦你去帮我看看来的是谁。”
  “是我。”不等孙婶儿回答我,就有人撩开帐篷进来回答了我的话。
  我没转头看,听声音就知道是南胥瑾。
  他走到我床前,坐下,抓起我的手替我把脉,萧城跟着进来,一言不发。孙婶儿适时就下去了,帐篷内就剩我们三个。
  “我来接你回去。”南胥瑾低声对我说,难得温柔。
  “回哪去?”我默了半晌,闭上眼问他。
  “天医谷。”
  “南谷主莫不是忘了,我本不是天医谷中人。”
  “阴老交代此次务必带你回去。”他听到我的话,沉默了很久,久到我以为他不会再说了,结果他开口了。
  “若是如此,恐怕要让南谷主完不成任务了。”
  “不管如何,你都不能再继续留在梁城大营。”
  “为什么?”
  “大四象混沌阵。”
  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向萧城,这就是为什么,军中众人知道我是女子的身份却没反对闹事,也是为什么孙婶儿一个女人可以进到大营里来照顾另一个女人,更是为什么我受伤之后,他没送我回城养伤,而是一直让我待在大营里。
  因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她是一个会使用阵法不费一兵一卒就能拿下一座城池的人,对于一个国家来说,这样的我就是一个攻城略地的大杀器。
  萧城始终没说一个字。既然他不做出解释,我就当他是默认了。
  “带我回南京。”我把萧城之前给我的玉佩拿出来放在床前桌上,转头对南胥瑾说。
  他点头,弯腰抱起我往外走。看来南胥瑾的身体恢复得很好,都能面不改色的抱着我迈步了。
  出了帐篷,面对众人投射过来的眼光,南胥瑾倒是通通都无视了,只管走自己的路,脸皮太厚了。我就只能把脸埋在他胸口,恨不得钻进衣服里面去。
  马车就停在主帐前面,距离我的帐篷并不远,但我却感觉这么一点点路像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半夏和白术一左一右坐在马车上,看见我俩出来,白术打开了马车门,半夏连忙从马车上下来,朝着我俩迎了上来。
  “阿止,好久不见,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半夏倒是一点儿没变。
  我朝着他尴尬的笑笑,对南胥瑾说,“快点上车。”
  “嗯。”我怎么好像从南胥瑾这一声嗯里听出了憋笑的感觉,可是我抬头看他的时候,他依旧是那张清冷无双的脸。
  “好久不见,阿止姑娘。”白术也跟我打招呼。
  我朝他笑笑,“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