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穿越之月缱绻 > 第20章 宫闱

第20章 宫闱


  江钦栩穿越大夏十四年加如今不到半年,还是第一次打扮成贵女模样,头上琳琅满目的又沉又重的首饰,身上一层一层裹着的锦衣华服,让她不由得感叹,“还是当男人好啊!”
  新派到这个美姬身边侍候的桑榆低头为自己的主子整理衣带,闻言并没有多说什么,整理完后才退到一边,恭恭敬敬地说,“夫人,已经好了。”
  这声“夫人”听着可真别扭。
  江钦栩别扭着上了马车,车厢里陆珩珈穿了一身紫金朝服,直身跪坐,喜欢散着的青丝此刻一根不落的束在冠中,她瞧着瞧着,不由得想笑,这般正经的三哥真是奇怪。
  江钦栩规规矩矩地跪坐在角落,车上的窗户半开,她偶尔从里头看到熟悉的场景,心里油然生出一种“长安一点都没变”的想法来。
  “别笑了,丑。”
  江钦栩嘴角抽了抽,好心情顿时被打击得一点都不剩,她转头瞅瞅陆珩珈,只见对方正在闭目养神,仿佛刚才的话根本不是出自他口。
  果然是一点都没变,道貌岸然没有风度注孤生的衣冠禽兽!
  “那王爷觉得什么样的女子不丑?”
  陆珩珈没理她。
  江钦栩装作没有看到对方不想说话的表情,“王爷到现在连个枕边人都没有,不会是喜欢男子吧?”
  “......”
  江钦栩继续唱独角戏,“唉,人生短短几十载,这不找个伴儿多无聊,妾呢,原来想着找个男人,男耕女织,生个孩子,就这么过一生也挺有滋味的,却没想到好日子还没开始,就被人掳来成了王爷的姬妾,真真叫人梦碎。”
  陆珩珈终于有了些反应,“掳你的人也真是瞎。”
  “......”江钦栩觉得这天是真聊不下去,好不容易仗着要进宫对方暂时不会揍她想乘机问问对方的喜好日后给王府找个女主人,特么的对方简直句句往她心里头捅刀子,“王爷怎么能这么说,妾现在好歹也是给你暖床的,说出去多有面子啊。”
  陆珩珈轻笑,“这样你以后就更嫁不出去了。”
  “......”不生气不生气,“王爷,你这么说,妾还以为你吃醋了呢!”
  陆珩珈从头到尾都没闻出一丝酸味,就这么平静地看着对方那双毫无爱慕的眼睛,“你表面巧言令色,心里却对本王不屑一顾,如以后心悦了旁人,本王岂不是很没面子?”
  “......”一个每次见到她浑身上下散发着“本王对你没兴趣,你的爱只会脏了本王的眼睛”气息的男人到底凭毛说这种话?
  江钦栩仗着对方听不懂,很是神秘地说道,“王爷,头顶一片青青草原,人生才能多姿多彩。”
  陆珩珈的眼中总算是露出一丝疑惑,没有接她这句话,只是神色变得有些奇怪,尤其一双眼睛,看了她许久许久,看得江钦栩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良久,他才问道,“你可识字?”
  识,她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
  江钦栩迎着他的目光微微一笑,吐字如兰,“不识。”然后立刻爬着台阶上,“王爷能否教妾?”
  陆珩珈眼中已经没了情绪,不冷不淡地回了一句,“女子无才便是德。”
  “......”江钦栩在心中咆哮,你当年可不是这么说的。
  那时候年幼的江钦栩对着一堆古文,感觉天昏地暗,那时他们相处还不久,某人最是喜欢欺负她。
  少年陆珩珈揪着她的辫子说道,“别说你现在不男不女,就算是女的,也得好好学字,不然你想断袖都没人要。”
  然后纯洁的伪肉团子江钦栩一脸“哥哥说什么弟弟听不懂但弟弟听哥哥”的表情开始了长达九年的辛酸史。
  收拾了一下心情,江钦栩继续在作死的道路上奋发向前,只是这一次,陆珩珈却吝啬得不给半点反应。
  马车还是到了宫门口,陆珩珈先下了车,随后江钦栩下车,换了一顶软轿,继续前行。
  从进宫门的一刻起,江钦栩就变得格外沉默,外面的风景庄严精致,不断地变换着,江钦栩的身体却越来越冷。
  当今的张太后是皇帝的生母,德高望重,膝下有如今的皇帝与故去的乐阳长公主,母族张家更是显赫一时,与苏家、陆家并列为三大世家,加之大夏重孝,张太后与皇帝的感情更是深厚,连着各宫嫔妃都时不时探望提升一下自己的存在感,日子过得十分安逸。
  张太后人生唯一的遗憾就是长女去世得太早,因而对长女留下来的一对儿女十分看重,尤其为了陆珩珈的姻缘,简直愁白了头发,难得听说外孙这颗铁树开花了,也不计较对方身份了,是个女的就好。
  江钦栩来之前已经彻夜被教了规矩,自然比不上那些学这些长大的千金小姐了,但有点基础的她一夜下来的成果也算不错了,张太后看之后,表面十分满意。
  江钦栩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去,六十六岁的老人身上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一双手像是双十年华的女子,怪不得当初能坐上宠妃的位置。
  “妾拜见太后,拜见各位娘娘。”
  大约是为了拍马屁,皇帝宫里各路嫔妃此刻都恰巧来到了慈安宫,江钦栩乖乖跪在地上,听候差遣。
  “是个可心的人儿,难怪阿珩能看上。”张太后说完便让对方站起来,坐到一边,随后各路嫔妃也纷纷夸赞起来,风格不一,江钦栩无一不是回以羞涩的一笑。
  “太后,嫔妾怎么觉得,这姬妾眉眼与致姐姐有几分相似?”
  她这么一说,大家都开始留意起来,纷纷赞同。
  “还真有几分相像呢,可惜致姐姐如今忙着办生辰宴,无缘见一见。”
  “淑妃娘娘别说笑了,这几年,像致姐姐的人,致姐姐还见得少吗?”小嫔妃刚说完胳膊就被人撞了一下,她看向撞了自己的好姐妹,对方却是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她不明所以的看过去,却见张太后此刻有些阴沉的脸,以及周围女子幸灾乐祸的笑容。
  小嫔妃半年前才入的宫,对这事儿听的不少,但没人告诉她这是不能说的话,一时间有些疑惑。
  却听得张太后冷冷的声音高高响起,“李美人入宫不久,想来规矩还未学好,既然如此,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李美人慌慌张张地起身跪在地上,“太后开恩,妾知错了。”
  她未说完,便被两个太监拖了下去。
  对于这一幕,江钦栩脸上些许露出惊疑,然后极力地隐藏下去,再看张太后时,眼里已经不止有恭敬了。
  然而,她的心至始至终都十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