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 穿越之月缱绻 > 第27章 伏机

第27章 伏机


  陆珩珈没有答应立江钦栩为侧妃的事,但依旧将掌管后院的权力丢给了她,完全没有当过后院妇人的江钦栩顿时一个头两个大,瞅着陆管家殷切的眼神无比想躺尸。
  陆管家能不激动吗,他看着主子长大,后院一群莺莺燕燕数量上绝不逊于别人家的,自家主子却比他喝的白开水还干净,难得出现个女人,虽然主子对她的态度暧昧不明,但至少开了先例,越来越纵容不说,还同意对方行使女主子的权力,这说明啥?说明主子正在开窍啊!
  激动着激动着陆管家就把所有莺莺燕燕都集中起来让江钦栩混个脸熟,这里头还有几个时不时怼一怼江钦栩的熟面孔。
  “拜见江夫人。”
  不用训练便是齐齐的一声,江钦栩从友好的氛围中回过神来,目光在各位美人身上逡巡了一遍,她知道,这里有不少是陆珩珈的同僚送来的,还有些许是上头赐下的,身份有高有低,才情也是不错的,陆珩珈这人不近女色,就是接触的妹子太少了,接触着接触着,也许真爱就来了呢?
  她戳戳手,白得的权力,不用白不用。
  于是当天晚上,江钦栩就安排了一个看上去文静水灵的姑娘去陆珩珈的房间伺候,结果不到一刻钟姑娘就“嘤嘤嘤”地跑回来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夫、夫人、人,王爷......王爷不让妾、妾......进屋。”
  妹子哭得梨花带雨,空有一颗男儿心的江钦栩当下便安慰起来,“妹妹别哭啊,王爷并非讨厌你,只是性子一向如此,你长得那么漂亮,只要好好坚持,终有一日王爷会被你打动的。”
  “夫人说的轻巧,夫人不曾坚持,便打动王爷,如今可是向妾炫耀?”妹子一副“我那么相信你你却折辱我”的神色,继续“嘤嘤嘤”跑回了自己的院子。
  江钦栩揉了揉太阳穴,炫耀个屁,该羡慕的明明是我!
  第二日,她又派了两个不同风格的姑娘去伺候,然后......没有然后了。
  第三日......
  第四日,江钦栩看了一日的账本,脑子发涨地走进自己的闺房,便看到床帏之后若隐若现身材曼妙的人影怔了怔,算算时间,对方也该来找她算账了,想好了应对措施的江钦栩淡定地上前,拉开床帘,下一刻,饶是见惯风浪的她也不由得抽了抽嘴角。
  她床上一丝不挂的这坨辣眼睛的玩意儿是什么?
  “桑榆,这是怎么回事?”
  “夫人......”桑榆头低得低低的,几乎是硬着头皮把话复述了一边,“王爷说,‘严冬将去,夫人难免饥渴难耐,奈何本王清心寡欲,力不从心,特选一位壮士满足夫人的浩荡春心,不必谢恩’。”
  “......”饶是江钦栩再呼吸呼吸深呼吸,也忍不住爆粗口,“春心你妹!”
  桑榆身子一抖,头几乎快低成三百六十度了,“夫人请好好享受,奴婢先告退。”
  “......”江钦栩多想疯狂摇着桑榆的肩膀吼一句:醒醒啊,你们主子想给自己戴绿帽子你们居然也纵容!
  李问龙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会被剥干净放在女子的床上等待临幸,简直奇耻大辱,然而即将临幸他的女子脸色更不好,抱胸眯着眼睛盯了他一会儿,突然抬脚就把他踹下了床,用一种极其憋屈地口气碎碎念,“呵呵,放着漂亮的女人不去暖床,还给自己的妾找男人,活该戴绿帽子,还找这种其貌不扬的丑男人,不知道我口味挑吗?好歹送个香喷喷的美人......”说着说着,江钦栩将床上的被褥全扫到地上,自暴自弃地爬上床,四肢平摊,“该死的,我也是有洁癖的好么!”
  殊不知这一切都被人尽收眼底。
  陆珩珈听完手下人的报告,嗤笑了一句,“喜欢美人?难怪对本王不上心。”
  一旁的陆执心里在疯狂嘶吼:“王爷,你关注错重点了!”
  “她的来历,可还查出旁的来?”
  “暂无。”
  陆珩珈便不说话了。
  自从这晚后,江钦栩憋了一口气,两天没去陆珩珈面前晃,而李问龙因为没有被临幸,一直被塞在江钦栩的床底下不得运出,因此,江钦栩晚上只能缩着身子睡门口,谁叫李问龙这坨玩意儿长得实在是太辣眼睛了。
  相比较昭王府这边的风平浪静,伏机阁那边几乎是惊涛骇浪。伏机阁原本就只有七个人,涉猎广泛,各有特色,缺一不可,平时不太接人命单子,但一接就不会有失手,这次白白折进去一人不说,现在还沦落到被目标威胁的下场。
  钟全已经暴躁地扒着马骁的衣领咆哮,“你不是说昭王只是个有些谋略的普通王族子弟吗?为什么他会对我们的行事手段了如指掌?”
  七人里,马骁擅长收集消息,虽说不到无孔不入的地步,但也极少出错。
  “我收到的信息确实如此,虽说这位昭王殿下军功在身,但出色在行兵布阵之上,手底下的人大多光明磊落,根本查不到别的势力。”
  “亏老子那么崇拜他,他怎么能......人前一套,背后一套!”钟全痛心疾首,在没进入伏机阁前,钟全是一名勤于练武报效国家的好青年,可惜没跟对人,差点被坑死在战场上,带着满腔恨意离开,虽然不喜欢朝廷的人,但听说了陆珩珈事迹后,一直可惜自己生不逢时,没碰上个好上司,所以一听说这个单子,想也没想就接下了,能让自己的榜样死在自己手上,是多么荣幸的事情啊。
  “陆珩珈凭借一己之力封王拜将,能如何单纯,你们这几个蠢货,乘我不在胡乱接单子,如今踢到铁桶,我看你们这群蠢货怎么收场!”
  这声音由内而外,越来越响,怒气十足,钟全顿时不吭声了。
  来人一把白鹤羽扇,白丝束发,衣袂翩翩,愣是将一群江湖莽汉组织提升了一个档次。
  此人名为胡晋,伏机阁的智囊,代号——狐狸。
  胡晋是个书生,比起其他人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然而其余六人都很尊重他,之所以这次钟全能成功揽下刺杀昭王的活,便是因为胡晋外出没人约束,导致剩余的六人放飞自我。
  剩余的人自知理亏,纷纷低着头乖乖挨训。
  胡晋啰啰嗦嗦地骂了一个下午,才觉得似乎少了一人,顿时觉得不妙,“猴子呢?”
  昨日刚收到“今日昭王进宫”消息的马骁哆哆嗦嗦地回答,“猴子去救阿蛇了。”
  胡晋瞬间气晕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