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楼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楼 > 重生之鬼瞳画师 > 血色之夜

血色之夜

不想错过《笔趣楼》更新?安装笔趣楼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l市,一栋古色古香的别墅里电视机里播报一则震惊全市的新闻,女主播正用夸张的表情播报:“五年前有人举报纳兰一家三口失踪案,一年前,在横江大桥下发现纳兰夫妻的尸体,尸体被以不可思议的曲度弯曲,全身骨骼尽毁,肢体被截取,连头发都一根不剩,可谓是惨无人道,现在,依据dna检测,警察将目标瞄准失踪已久的嫌疑犯纳兰冰雨……”
  
      就在这别墅的冰冷的地下室,破烂不堪,潮湿阴冷,蛇虫鼠蚁攀爬不断,整个地下室空空荡荡,唯独中间立着一个十字架,没有任何的圣洁,只有诡异。
  
      黑色的十字架上,一个女子,四肢被钉在十字架上,双眼的地方发黑凹陷,一缕缕黑血往下流,脸上被写着无数个贱字,深到掺着血丝的白骨依稀可见,头发糟乱,手腕脚腕处被铁钉嵌入十字架上,血肉翻离,散发着一阵阵血腥味的恶臭。
  
      “纳兰冰雨,我送给你的礼物怎么样?”一个女子身着白色长裙,幻化无限柔美,曼妙的身姿依靠在身着正装的男子怀里,娇笑着,当然如果她眼里没有那恶毒,就会是个仙子一般的人物。
  
      纳兰冰雨一声冷笑,带着无数的嘲讽和蔑视,她能说什么,天生性子本就冷漠,她这短短的二十多年里,只有两个朋友,一个是她的男朋友,林皓然,一个就是这个女子,朱彤。
  
      真心把他们当做自己的朋友,可到头来,她得到了什么样的报应。
  
      挖了她的双眼,将她钉在十字架上,在她的面前,凌辱折磨她的父母,整整四年,折磨致死,而她,抓狂过,怒吼过,哀求过,最后只能在十字架上忍受内心的凌迟,恨意滔天。
  
      朱彤拿起鞭子,狠狠地抽向纳兰冰雨,扭曲着面孔,“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你竟然嘲笑我,下贱的东西。”
  
      一声声在这空间里回荡,速度渐渐慢下来。
  
      抽打了数十下,纳兰冰雨哼也不哼,默默地受着,心里沉寂着,酝酿着。
  
      手脚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在告诉她,她究竟错的有多离谱。
  
      “小彤,小心打坏了自己,我心疼。”搂着她的男子看着纳兰冰雨半死不死的样子,轻轻的包住朱彤的手,看着那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红的手指,放在嘴边亲了亲,很心疼。
  
      听到这声音,纳兰冰雨心里笑的更加讽刺,男子,她的前男友,林皓然,而现在,是朱彤的老公。
  
      看到纳兰冰雨嘴角的牵动,林皓然心里有些得意,即便是不愿意说话又如何,现在还不是因为我的一个举动而吃醋。
  
      果不其然,下一秒,“林皓然,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或许是这几年来林皓然从来没有对她真正动过手,又或许是心里还有着一丝的敏感,一丝的奢望。
  
      朱彤看了看为她心疼的林皓然,又看了看可笑至极的纳兰冰雨,甩开他,拿起一把刀子,在纳兰冰雨的身上划,手指用力,正好划在锁骨处,森森白骨露出来,纳兰冰雨下意识的抽了一下,朱彤可是兴奋的不行,挂着扭曲的笑容,把刀抵在锁骨之上,“纳兰冰雨,你知道我们为了讨好你用了多长时间吗?”
  
      看到纳兰冰雨毫无表情的脸,手用力,咬着牙,阴测测,“整整两年!早在我认识你的时候,我就说让你把眼睛给我,你早说愿意不就好,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
  
      纳兰冰雨浑身一僵,回想起刚认识他们的时候的情形,原来,他们早就盯上了她。
  
      感觉着纳兰冰雨浑身的紧绷,朱彤一笑,有一种变态的满足。
  
      “林皓然,你说。”声音僵硬,很机械,再也没有当初甜美的声音。
  
      林皓然冷漠一笑,走前,搂住朱彤,斜睨着这个丑陋不堪的人,果然还在想着自己,对她更加蔑视,“纳兰冰雨,这五年我为你吃了多少苦,你以为要不是你们家有利可图,我会讨好你,所以,为了弥补我,就把你的眼睛赔给我们吧。”
  
      纳兰冰雨的心瞬间变凉,浑身发冷,向着那无间地狱,深深沉沦。
  
      朱彤满意地看了一眼老公,高抬起头,轻轻靠近她,细细的说:“纳兰冰雨,我为了装作和你关系好,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就把你家里那么多的宝物补偿给我吧。”
  
      看着她丝毫没有反应,娇柔的脸颊挂上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你知不知道啊,你的眼睛可是你们家族的宝贝。”
  
      嗞一声,刀子锋利的插进锁骨里,纳兰冰雨额头冒出点点汗涔,咬着牙,发出嗞嗞的响声。
  
      “纳兰家,上古鬼瞳家族,可以辨人命数,可以窥探灵魂,还可以看到许多人都看不到的东西,还有可以演算命运的画具,你们怎么可以独吞,交出来,给我,我帮你们发扬光大。”手拿着刀子,狠狠一划,右半边锁骨完全裂开。
  
      纳兰冰雨忍不住的一缩,原本丑陋的脸颊瞬间宛若魔鬼一般的可怖。
  
      什么鬼瞳家族,什么探人灵魂,什么画具,她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似乎是感觉的出来纳兰冰雨的疑惑,朱彤却没有那么多耐心解释,用刀子对着她的肋骨一割,一排肋骨露出,夹杂着血肉,红白相间,一滴一滴血液顺着十字架往下流,在地面上隐隐汇聚在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